##EasyReadMore##

2013年6月12日 星期三

從天堂到地獄──論誓變與拯救

.
作者: 大法弟子
【網2013年05月05日】

在這個年代和這個地域,談及宣誓或誓言之事,總顯得有不合時宜之嫌。但它的客觀存在及其表現之廣,難以讓人忽視它的內在含義,所以通過對之批判梳理、辨證分析、去偽存真,正之於廣眾之下,以使世人理性對待自己的言行,應該說依然具有重要意義。

1.1 宣誓現象

從時間緯度來觀察,宣誓這種行為自民初以來就廣泛存在,並被嚴肅對待。人們可以從東方的《周禮》、《詩經》等看到誓言存在的普遍性及其正式性,也可以從西方較早時期的正式法典中窺其斑跡,比如《漢謨拉比法典》和《摩奴法典》等。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中說:“‘誓言’在羅馬人中有很大的力量,所以沒有比‘立誓’更能使他們遵守法律了。他們為著遵守誓言常是不畏一切困難的。”一般而言,如果一種行為源遠流長,長期為人們所正視,當代又在很大範圍和絕大多數人中實踐着, 應該說其合理性已是無可置疑,甚或可稱之為具有先驗性。

在世界範圍內,宣誓可以說是無處不在的,在這方面沒有東西方之別,也不存在民族之分。諸位可以瞧瞧東西方的總統就職儀式上、婚姻儀式上、法律領域的作證制度、醫學院入職宣誓,甚至奧林匹克運動會上運動員的宣誓,便可知曉宣誓被實踐的廣泛性。

既然宣誓的存在時空如此之深廣,那麼它究竟有甚麼意義呢?人們知道黃金或鑽石非一般之物,知道它價值昂貴、性質穩定、裝飾漂亮、顏色光鮮等;人們知道癌症非一般的病,知道它能無限增生、能消耗大量體內營養、能轉移全身各處、致人機體嚴重受損、精神崩潰、不可救藥等。而宣誓的非同尋常處體現在於哪裡?

1.2 宣誓的本意

誓,以言約束也。凡自表不食言之辭皆曰誓,亦約束之意也。(《說文解字》)可以說,從普遍意義上,誓言也是一種保證,類似法律所言之合同。但保證還是分不同層次的,就像珍寶或疾病也是有區別輕重的。又如法律責任分民事責任、行政責任、刑事責任等,其嚴重程度便明顯不同。而根據保證的對象、內容、適用場所,人們把誓言當作最正式、最嚴肅的一種。所以有研究者給宣誓下定義稱,“宣誓,古代也叫起誓,是用最鄭重的形式,在誓言接受者面前表明自己,並請接受誓言者監督,在起誓的那件事上把對自己的監督和處置全權交給誓言接受者。”

從歷史及現狀看,宣誓(亦稱起誓或立誓)由三個要素構成──主體、對象和內容,其中主體即宣誓者必是一講真話、守誠信者,即以信為基;關於宣誓對象或誓言接受者,《聖經·新約·希伯來書》說,“人都是指着比自己大的起誓,並且以起誓為實據,了結各樣的爭論。”我們看到,人們在宣誓時都是對着上帝、神明、上天和祖宗(如今又出現了國家根本大法即憲法),因為這些生命是能賞善罰惡的,全知全能的。宣誓內容通常有承諾的事情、宣誓的目的、違誓的懲罰後果,有時也可缺少後兩項。對於承諾之事,人們一般就對最重要的事情或爭端宣誓,比如信仰、生命、婚姻、公共事務(如總統等就職)等;宣誓的目的通常有表明決心使人信任、澄清事實,也有掌控於人的;傳統的違誓的懲罰後果都是非常嚴重的,比如天打五雷轟、天地鬼神共殛之、身體殘廢等,但近代也有更現代化的語詞表達,比如“犧牲一切”“付出生命”等。

1.3 悔誓的後果

違背誓言的結果就如宣誓所言,後果一般很嚴重。這種現象從古至今流傳不斷,如“皇后眼疾、”“桂某背誓”等,現代依然有立法對違背誓約進行懲罰,如在香港引起巨大的反應的“先科造市案”中,法院裁決,黃創光的女友徐敏偲,被控“在宣誓下作假證供”,發假誓罪名成立,被判入獄一年。其實在民間,違誓後果顯現的現象更不勝枚舉,只是現代人不信這一套,認為所有災禍都是偶然的,跟自己之前的言行沒有任何關係。很明顯“偶然”只是託詞,是人們的一廂情願,人們將自己弄不明白的情況都會解釋為“自然現象”或“偶然”,實質如何,因為人們只相信現實的或能看得到的聯繫,所以也就不承認超過自己理解能力的一切。很明顯這種思維是很狹隘的,也是不符合實證科學精神的。

1.4 關於宣誓姿勢

人們行為方式或表現總是要與行為本身的內涵相配合的,行為表現往往也反映了一種行為內在的意蘊和深層含義。宣誓亦如是。古人有指天誓日之說,現在常見的宣誓手勢也是如此,宣誓者一隻手伸開,朝向天空,意味着他/她在對着上帝或神明發誓,有時手朝向祖先遺像或具有公信力的歷史開創者。另外,人們也會手放於胸口發誓,表明自己真心誠意;或手按憲法或《聖經》上,因為《聖經》和憲法是精神和世俗間最具權威的象徵。

2.1 變異的宣誓

一種現象能夠引起人們的關注,主要在於它比較奇怪或非同尋常,如果加入道德判斷,大體可分為兩種:一曰至善純美,一曰極惡奇醜。而在大陸政治氛圍下,官方極端地宣傳唯物主義和無神論,卻也出現了發誓的普遍現象,並且還是在很“正式的”場合,這不能不令人感到奇怪,進而引起有心人的關注,而關注必然引起反思。由於人類信仰的衰弱、道德的滑落,宣誓已經不如以前那麼莊重正式,但相比之下,中國大陸的情況更令人側目。

一般而言,人們只會向這樣的人宣誓,他絕對慈悲善良、公正不偏、全知全能、值得人們信賴。這樣宣誓才變得很莊重和有效,並且人們只有針對人生中真正的大事、重大問題才會起誓。無關緊要的、或者不夠重大的事,不宜採用宣誓這種形式,否則有戲耍和不敬之嫌。

2.2 “三入”宣誓

而中國大陸出現了甚麼現象呢?他們在加入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也宣誓!因為其違誓後果相當嚴重──犧牲一切,所以被人稱為“毒誓”。既然共產黨宣揚無神論,不承認高於人的生命的存在,為何總不厭其煩地拉人宣誓,而且從幼兒園就開始了呢?他們面對着黨旗而誓,由於共產黨稱黨旗(紅旗)是由共產黨烈士們的鮮血染紅的(但根據真實的歷史材料,如果一定說是誰的鮮血染紅了旗,應該是大量無辜的中國同胞),所以又被稱為血旗。很顯然,這面黨旗(血旗)就象徵著共產黨。

那麼這是否意味着共產黨也是一個高於人的存在呢?按照一些宗教和信仰的說法,它無疑不是凡物。但高於人的存在不一定都是善良的,基督教講了上帝和其他諸神,但《聖經》也記載了撒旦等各種魔鬼;佛教講得更具體了,宇宙存在着各種善神和惡魔。那麼共產黨屬於哪一類呢?如果用一般的邏輯,其實結論並不難推出,只是人們面對如此匪夷所思的事實難以置信而不敢承認。翻一翻《誰是新中國》、《共產主義黑皮書》、《九評共產黨》等,問一問周圍上了年紀的老人,結論是很明顯的。在短短的幾十年,中國人簡直就見證了人類歷史上的一切邪惡血腥的運動──反左傾、反右傾、土改、三反、五反、鎮反、肅反、整風、大躍進、上山下鄉、文化大革命、鎮壓六四。人們很難想象會有一個集團以鬥爭為綱、以殺人為樂,並且污衊摧毀一切優秀的文化。無論能否想象或接受,但事實容不得辯駁。你說它是神還是魔?
黨、團、隊員們所宣誓的對象就是這樣一個“政黨”。按照宣誓的說法,在加入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時宣誓,就是把自己交給了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監督和處理。所以出現“雙規”現象應該不感到奇怪,出現黨內黨外的殘酷的整人運動也在情理之中。一般人很難理解,為甚麼入黨還要發毒誓?在英文中,黨即Party,Party就像一個俱樂部、舞會,大家起興而入,掃興而退,好聚好散嘛,為甚麼要“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誓約還如此狠毒,甚麼叫“犧牲一切”?就是人擁有的一切都可以為黨所用,包括生命、尊嚴、貞潔、財產等等,並且沒有附加條件。納粹說的比較明白──“為以上誓言付出我的生命”。甚麼叫永不叛黨?那就是能進不能出!你都退出了還不叛黨嗎?還不夠陰毒嗎?國際性的體育運動奧運會在宣誓時,也不過是“尊重和遵守各項規則”而已。所以,有人戲稱入黨就是入黑幫,細細揣摩,不無道理。

2.3 宣誓的陰謀

再說,一般的向神明發誓也不需要書面備忘呀,對神的信仰是靠自由自願的,哪有強制一個人信神做好事的?如果其內心不信上帝,你將誓約記於紙上又有何用,難道上帝還要通過一紙空文要你兌現不成?而入黨宣誓就不同了。你還需要在提交入黨申請書的時候,將毒誓寫於紙上,永遠備忘!我們知道歌德的《浮士德》裡寫到浮士德和魔鬼梅菲斯特簽定誓約的時候,梅菲斯特就是懇求(誘惑)浮士德要立約於紙面,並且滴血簽字。從某種程度上說,這種方式是很狡詐陰險的。

在《浮士德》裡,雖然梅菲斯特這個魔鬼很邪惡,但它在誘惑浮士德立誓之前,已經告訴他它是魔鬼──“總想作惡”、“永遠否定的精靈”、“你們稱之為‘罪孽’、‘破壞’的一切,簡言之,所謂‘惡’,正是我的原質和本性。”即浮士德的知情權並沒有被剝奪。而共產黨在引誘或脅迫人們加入其組織時,卻時刻掩飾着它的邪惡本質,並且任何揭露其邪惡本性的人都將面臨著殘酷的下場。

魔鬼梅菲斯特在引誘浮士德的時候,以現世的一切功名利祿為條件,但它的陰謀詭計沒被浮士德所發覺,它說“我願今生負責為你服役,奉行你的任何指示,決不偷懶;待到來世,我們相遇,你也應當對我如此這般。”但在西方文化中,來世是永恆的,而今世不過幾十年的光景而已。這看似公平,實則不公平的。但浮士德也應當承擔一定的責任,因為他並非完全不知道“來世”意味着甚麼,他緊跟着說“甚麼來世不來世,我才不關心”“從這個世界才流得出我的歡欣”。但共產黨在引誘人的時候,設了諸多的陷阱。它也是以現世的物質享受來引誘黨員,眾所周知,在大陸得勢者基本上都是黨員或與共產黨有密切聯繫者。梅菲斯特引誘浮士德簽定契約時,只是簡單的通過物質利益和花言巧語而已。而共產黨卻還給人製造一個龐大嚴密的思想精神假象。他告訴人們根本沒有神明,沒有高於人的生命存在,所以不要寄希望於所謂的來世,所以人們更執着於現世的享樂,以此,人們也就不把宣誓或發毒誓當甚麼了,認為那隻不過是兒戲而已。很明顯,共產黨的詭計超過了一般人的智慧,人們也正是這樣上當的。

從修煉的角度來看,共產黨之所以不厭其煩的要人宣誓,那是因為作為共產魔教的入教儀式,發生死毒誓能讓人自己主動地招引邪靈上身,其結果就是前額被打上獸印,共產邪靈也就能夠堂而皇之地附體人身了(民間稱之為“鬼上身”)。不管你認為是走形式也好,非真心也好,或根本就不相信也好,只要你發了毒誓,你就成了魔教的一員,你的身體裡就潛入了一個世上最邪惡的靈體,在你根本沒有覺察的情況下,它就會深入你的微觀身體,影響你的思維、阻斷你與真實宇宙的連接。

2.4 再說宣誓姿勢

前面已經說了傳統和西方的宣誓姿勢,它是與宣誓的內涵遙相呼應的。其實,共產黨要人發誓何嘗不是如此?人們沒有發現共產黨要人宣誓與世界上其它地方是不同的嗎?共產黨的成員發誓是這樣的,面對黨旗,右手舉過肩。這與通行的朝天或前是完全不同的,當然所表示的內涵也是不同的。根據中西方的預言,其實共產黨就是《聖經》裡所稱的撒旦魔鬼或稱赤龍、大紅龍,又被稱為共產魔教。

3.1 如何擺脫詛咒

在中國,一切都可以和政治聯繫,“講政治”被提到了至高無上的地位,其實共產黨搞的哪裡是“政治”呀?它哪裡又是“政黨”呢?有嚴密控制人、無視生命的政黨嗎?有以泯滅人性、服從黨性為根本的政治嗎?就是以這種彌天大謊,人們被引入其隊伍。可以相信,任何一個有理性的、能獨立思考的人,在知道宣誓入黨意味着甚麼時,都會進一步詢問怎樣脫離它,擺脫詛咒?

宣布一項約定無效,大抵有兩種方式,一是和訂約相對人約定廢除之,二是向高於訂約相對人的存在者申請誓約無效。對於共產黨組織,根據約定,其成員一旦加入就不允許退出,否則便是叛黨,所以直接向它要求退出其組織是不可能的,第一種方式根本上是行不通的,還有另一個更深層的原因。有人稱團員超過多少歲就算自動退團了,這又是一騙局:其實即便能直接通過組織退黨也是無效的,因為它本身就是高於常人的存在,與其約定就是相信了它,即便是與之約定脫離它,那也是在承認它的基礎上做出的,而承認它或相信它就必然受其控制和管理,這是超出常人的規則。因此也只能採取其他方式了,在世界上做此工作的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在海外退黨網站上註冊三退了,如今在此網站做“三退”的已經超過一億三千萬(實名、化名均可)。

3.2 “走形式”不只是形式

有人質問,為甚麼三退還要網上登記?這不是走形式嗎?其實這種質問,和當時他們入黨時的心態是一樣的,總想佔便宜,從不吃虧,這種認識是很膚淺的,也是被共產黨矇騙的結果。為何不縱深想一想,世間哪有這樣的理?這種逃避選擇、投機的行為被美國著名新人文主義的主要代表歐文·白璧德(Irving Babbitt)斥為“道德懶惰”。《浮士德》裡眾天使唱到“凡人不斷努力,我們才能濟度”。你對着血旗發如此毒的誓,說把生命和一切都貢獻給黨,你思想中想一想退出就行了?唯有採取公開的形式(可用化名)、有行為的表示才能除掉這麼大的毒誓,才能在天滅之的時候保平安。我們知道,浮士德在死去的那一瞬間,魔鬼梅菲斯特為防止浮士德被上帝救度,他立刻“出示血寫的字條”。雖然浮士德平生致力崇高、信仰上帝,因其向魔鬼發毒誓,生命也是很危險的。何況那些受黨欺騙,否定神佛的人,誰能拿甚麼來拯救你們?
《聖經·舊約·出埃及記》中記載上帝耶和華在解救以色列人走出埃及時,讓摩西告訴以色列人在逾越節宰殺一隻羊羔,取羊血塗於房屋左右的門框上和門楣上,以作記號。這樣,上帝“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災殃必不臨到你們身上滅你們”(出埃及記12:13)。上帝是全知全能的,為甚麼在解救他的子民時,還要他們的子民作記號?為甚麼還要這個形式?這是不是在考驗他的子民是否信神?是否真心?一切的宗教或信仰都在告訴人們,惡魔的結局是最悲劇和可怕的,跟隨它的人也必同受它的苦。“凡人不斷努力,我們才能濟度”,同樣,你只有通過公開方式三退,表明真心,神佛才能解救你。

參考文獻:
1.網絡文章:宣誓與預言
2.網絡文章:漫話共產黨和納粹
3.[德]歌德:浮士德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