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3年6月17日 星期一

算卦不是迷信

.
作者: 大法弟子
【網2013年04月06日】

唐太宗年間,有一個叫李淳風的,歧州雍人,精通天文曆法,能“占候吉凶”,極為準確,官職最高時當過太史令。到了唐肅宗乾元年間,他的族人中有一個叫李知微的老人,星數精妙,凡看命起卦,說人吉凶禍福,必定斷下個日子,時刻不差。李老就住在長安的西市。


當時有個姓劉的,來到京師長安襲蔭求官,數年不得。這一年,在吏部打通關節,託了人情,自認為志在必得。聽說李老算的極准,就到西市找到李老。李老卜算一卦,笑道:“今年求之不得,來年不求自得。”劉生不信,等到吏部出榜,果然榜上無名。來年再到京城參加吏部考試,想着李老的話,不託人情,但又不自信,再到西市問李老。李老道:“我去年就說過的,君官必成,不必憂疑。”劉生問:“若得官,在何處?”李老道:“得官在大梁地方,得了后,你可再來見我,我有話說。” 吏部榜出,果然選授開封縣尉。劉生驚喜,把李老捧若神明,又去見李老。李老道:“君去為官,不必清儉,只消恣意求取,自不妨礙。臨到任滿,可討個差使,再入京城,還與君推算。”

劉生記着言語,到開封當了縣尉。因為是官家出身,長官見愛,他記着李老言語,廣取錢財,毫無顧忌。上下官吏都喜歡他。到的任滿,積儲千萬,於是見刺史,討了個押解租稅到京師的差事。到了長安,又見李老。李老道:“三日之內你要遷官。” 劉生不信,李老道:“決然不差,遷官也就在彼郡。得了后,可再來相會。”劉生半信半疑的去了。第二天,他把租稅解到倉庫繳納。正到庫前,只見東南上有一隻五色鳥飛到倉庫屋頂,文采輝煌,百鳥喧囂,彌天而來。劉生大叫:“奇怪!奇怪!” 一時驚動了內官太監,大小人等,都來圍觀。有認識的說:“這是鳳凰啊!”那五色鳥聽見喧鬧之聲,立即飛走了,百鳥也漸漸散去。這事傳到了皇帝耳中,認為是大吉,傳命:“哪個先見的?於原身官職,加升一級。”查出是劉生所見,於是發下吏部,遷授開封縣丞。果然是三日,又在此州。劉生對李老佩服的五體投地,再來問李老為官之方,李老道:“只須一如既往。” 劉生到任后,仍舊恣意貪取,又得了千萬,任滿赴京聽調,又見李老,李老道:“這一次要得一正官,分毫不可妄取了。慎之!慎之!”劉生果授壽春縣令。因為恣意妄取慣了,哪裡忍耐的住?到任不久,舊性複發,把李老之言,丟在一邊。沒過多久,就被上司以貪污罪削職追贓。又來問李老:“前兩任只叫多取,今卻不叫妄取,都有應驗,是何緣故?”李老道:“你前生是個大商,有兩千萬資財,死在汴州,其財散在人間。你去做官,原是收了自家舊物,不為妄取,所以沒事。那壽春一縣之人,不曾欠你的,豈可過求?如今強要起來,就做壞了。”劉生深信其言,慚悔而去。

算卦不是迷信,古已有之。因為人的一生是定好的,精通周易、八卦的,是能夠掐算出來的,算卦的存在就是要告訴人:人要順其自然的活着,今生碰到的好事、壞事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要想來生得好,這一世要多做行善積德的事,不要做惡事壞事。這其實也是神傳文化的一部份。

把算卦當作迷信,是中共邪黨慣用的打擊人、迫害民眾、毀滅傳統文化的伎倆,一頂可怕的政治大帽子,有了這頂大帽子,就可以大打出手了,然後強行灌輸自己的無神論、鬥爭哲學,不叫人相信人是神造的,人沒有來生,人要想獲得幸福生活,要聽黨的話,跟黨走,在你死我活的與天、地、人斗中獲得,生生的截斷人與傳統文化的關係,不叫人做炎黃子孫,叫人做馬列子孫。

其實,算卦是道家世間小道上採用的,他是根據人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體帶的信息來推算的,有局限性。真正能看到一個人的過去與未來,甚至看到整個社會的發展規律,或者整個天體變化的規律,就要有功能了,人稱之為特異功能,叫宿命通功能,這也是世界上公認的六種功能之一。歷史上有許多人把自己看到的社會興衰更替的事情寫成書流傳到今天,被稱之為預言書,如三國時期諸葛亮的《馬前課》,宋朝邵雍的《梅花詩》,明朝劉伯溫的《燒餅歌》,以及歷史上有修煉成就的和尚、道士等的預言詩等,他們都很準確預言了以後歷朝歷代所發生的大事,其中,都談到了今天末劫末世時人類道德敗壞帶來的亂世景象,也預言到了今天末劫末世時大法洪傳救度人的事,預言到了大法弟子遭迫害的事,預言到了人類因為迫害了大法而有大劫的事,劉伯溫的《燒餅歌》裡明確提出:“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實際上大法弟子在遭受着史無前例的迫害下,仍然冒着被抓、被打、被虐殺的情況下,講述着大法的真相,告訴人得救的辦法: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相信“大法好”就能得救,就能躲過這一劫,就能走入到人類的新紀元。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