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1992年世界上到底發生了甚麼?(一)


.
作者: 小岩
【網2011年01月17日】

本文是關於經濟全球化與中國經濟模式的探討文章,我在前文,也就是在《未來八卦方位》一文的引子中已經給大家交代過了我要寫作本文的原因――以己之矛刺己之盾,這裡不再贅述。因為本文需要分成幾個章節來刊登,所以我就先把本文討論的主要內容與讀者們交代一下,也算是讓大家有個期待。本文主要討論以下五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神奇的1992;
第二個問題是用IDF0模型分析中共假市場經濟的本質;
第三個問題是在全球化經濟模式下的中國市場經濟;
第四個問題是中共政權如何通過通脹掠奪中國民眾財富的;
第五個問題是中國當代經濟的三套馬車所起的各自作用。


因為本文註定會是一篇大篇幅的文章,可能要有七、八萬字的篇幅,因此需要有一段時間的寫作過程,我估計要有一、兩個月的時間。由於世間脫不開身的各種事務纏身,完整的時間比較不容易找到,所以可用於寫作的時間總是斷斷續續,但是另一方面寫作的靈感一上來往往又需要能夠連續不斷的工作,這就成為我寫作上的一組矛盾,所以我就想與讀者們商量一下,咱們是否可以變換一下文章的寫作思路。也就是說,我不打算像以往那樣,每次都是一次性的文章寫作,然後連續的刊出。為了能夠充分利用我那些斷斷續續擠出來的各個小時間段,我計劃本文採用分次寫作,然後分次刊出的方式,這樣就不會因為完整時間的制約而限制了這種比較大篇幅文章的寫作。敬請讀者們諒解我這種擠牙膏式的寫作方式,可能讀者們閱讀起來也不得不斷斷續續。但是我會盡量保證每一篇文章內容的相對獨立性。以下就是本文的第一部分。其實2萬字的篇幅已經能夠算做一篇可以獨立成文的文章了,但是這五部分的相互聯繫還是非常緊密的,是一個完整內容的有機組成部分,所以我還是把它們當做一篇大文章的整體來看待。而作為首發的這部分文章,是我利用新年節前有空的這幾日時間書寫出來的。因為這種零散的時間段還是經常可以找到的。這種方式的好處就是可以比較儘快的讓我多寫出一些文章來,因為我要寫作的腹稿還是比較多的,總是感覺筆頭子感不上思想的涌動,而這些思想並不是憑空的想像,而是已經講述給過許多朋友的,或者與朋友討論過一些時日了,或者是在實際公司工作中已經運用了。也就是說,我這些寫作內容往往在小範圍都已經宣講過一些次了。

第一節 神奇的1992

一、話說從頭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1992這個年份好像並沒有甚麼特殊的意義。好像就如同人生當中的任何一年一樣,平平常常、很快的就流失過去了。但是對於另外一些人們而言,對於那些有心觀察世間萬物的人們而言,1992年其實並不簡單。1992年意味着一個嶄新時代的開始。1992年決定人類本次文明大戲的最後一幕開始收場了。這其中既包括人類的時代,也包括宇宙的時代。閱讀過我《未來八卦方位》一文的讀者可能能夠體會到我所說的「宇宙時代」一詞的一些意義。請允許我利用本文,為大家詳細的來解說一下,以便使大家能夠從新認識一下1992年這個看似平凡但又具有着不同凡響意義的一年到底發生了甚麼?其實,1992年的意義更重要的是為了神的,是宇宙的意義,而不僅僅是為了人的,也因此許多普通人看不出來。我這裡略微點破一點吧!讀過我《未來八卦方位》一文的讀者可能都知道,我所說的對應於《後天八卦方位》的中國歷史上的「天子時代」從周文王推導出《後天八卦方位》的時候開始,一直到滿清宣統三年,1911年12月31日結束,轉過天來,就是1912年1月1日,也就是民國元年。但是從此中國的歷史就一天都沒有消停過,戰亂不斷,苦難不斷,如此在經過了九九八十一年以後,中華文明迎來了偉大的1992。在中國文化中,九是陽數之極,代表最大。中國有九九歸一之說,代表嶄新時代的開始。《西遊記》講唐僧求取真經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如果差了一難,到了通天河還要補上,因為通天之路真的不好走。那麼「天子時代」在結束了九九八十一年/難之後,中國人終於迎來了千年等待的1992年。難道這九九八十一、九九歸一能夠是偶然嗎?反正我是不相信甚麼偶然。因為不理解,人們才會把一些事件稱之為偶然。「上帝不擲色子。」科學巨人愛因斯坦如是說。上帝沒有時間哄着人類baby玩。

然而,對於一般人而言,真正能夠引起大家對1992這個數字年份重視的可能就要說是去年震驚全球的好萊塢大片《2012》了。2012的說法原本來源於瑪雅預言,來源於瑪雅文明的霍爾金曆法。概括的講,2012年講的就是被瑪雅文明稱之為第五太陽紀的大結局的年份。

那麼2012與1992又有甚麼關係呢?人們一定會這樣問。因為,根據瑪雅霍爾金曆法,本次人類文明的最後一個小周期,即最後一個Baktun(每個Baktun約400年)的最後一個時間單元(Katun),也就是最後一個20年,指的就是從1992開始到2012結束這個時間段。因此2012其實就是這個時間段的終結,而1992就是這個時間段的開始。於是2012與1992就緊密相關了。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瑪雅的霍爾金歷是基於一種20進制的曆法,而不是我們現代人類日常所通用的十進制計算方法。有科學家講,二十進制只有在星際航行時才會使用的,甚至人類在太陽系內的星際航行都用不上。

那麼霍爾金歷到底說明了甚麼呢?它為甚麼要使用星際航行的二十進制呢?其實霍爾金歷所反映的是我們的太陽系圍繞我們所在的銀河系的中心的運行軌跡規律。我們知道,我們現在人類的科技水平也只能夠計算出地球圍繞太陽的運行軌道,至於太陽圍繞銀河系的運行軌道,我們現代的科學還是一無所知。我們還知道,我們現代文明所使用的曆法叫做格里高利曆,它起源於古羅馬時代(大概是凱撒時代,據說,更早來源於古埃及的祭祀)。我們這種曆法到了1582年就已經有了很大的誤差了,於是當時的教皇格里高利對通用的曆法進行了進一步的修正,所以就以他的名字命名為格里高利曆了。然而教皇格里高利這種曆法的修正本身就告訴了我們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西方文明的曆法僅僅經過了上千年,就已經與所對應的天文星像發生了很大的誤差。其實,這種誤差在本質上就是現代西方文明認知水平和科技水平的一個真實的寫照。而古瑪雅人的霍爾金歷已經達到了一種甚麼水平呢?講出來都很嚇人的。據說,霍爾金歷能夠準確的預知四億年以後的星像的位置。

我可以給大家舉一個例子,也就算我給大家講一個小故事吧。在墨西哥首都的墨西哥城――這裡曾經是一個瑪雅文明中心的地方,霍爾金歷準確的預測,在1993年1月1日會出現一次日全食的星像。當然我們當代的天文學家們也提前預測到了這次日全食。於是日全食如期而至。也就是說,瑪雅這樣一個民族,這樣一個在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數十年之前就已經神秘消失了的民族,他們使用他們精準的曆法為我們今天的人類準確的預測出了這樣一個天像――1993年1月1日的日全食。其實這還不是讓我們感到震驚的事情。因為讓我們感到震驚的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接下來,面對1993年1月1日即將發生的天文奇觀――日全食,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千名天文愛好者和天文專家們事先提前架起了各式天文望遠鏡仰望天空,甚至有人拿着家用攝像機加入到了天文觀測的行列之中(因為就是他們把真相披露了出來,而那些所謂的主流科學家們只會有意的把真相隱藏起來,不讓公眾們知道)。令人震驚的是,那一日,也就是1993年1月1日,就在月影遮蔽太陽的那一瞬間,上百架UFO顯現於墨西哥城上空的天空之中,這些UFO甚至還排列成大十字的陣勢,加盟到這場天文奇觀之中,它們似乎在歡慶甚麼,就像某個國慶日上空出現的戰鬥機編隊一樣。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世界各地發現UFO的報道,就從原來的寥寥無幾變成了層出不窮,相關政府機構也從原來的全面封鎖變成置若罔聞。因此人們心中不禁要問,這一天,1993年1月1日,UFO它們來幹甚麼?它們來湊甚麼熱鬧?甚至有人會想,霍爾金人如此準確的預測出了1993年1月1日的日全食讓我們今天的人類來看,那麼他們到底想讓我們今天的人類看甚麼呢?是讓我們看日全食呢?還是讓我們看UFO呢?還是讓我們看UFO歡慶剛剛過去的1992年呢?我們知道,霍爾金人使用的是那種只有星際航行的生命才會使用的二十機制的星際曆法,那麼霍爾金人與UFO外星人會不會有甚麼關係或聯繫呢?會不會是UFO的外星人傳受給了霍爾金人這種曆法呢?面對這些疑問,這時,我們人類的思維好像已經達到了極限,我們已經不敢再接着想下去了、再追問下去了。

接下來,我們知道,我們現在所使用的格里高利曆法主要是陽曆,也就是根據太陽與地球運行的相互關係計算出來的一種曆法。而我們一般所說的陰曆就是根據地球與月球運行的相互關係計算出來的曆法。然而霍爾金人使用的卻是太陽圍繞銀河系運轉的曆法,這不是大大的超出了我們人類的認知和人類的需求了嗎?關鍵問題是我們人類對於這種曆法根本就沒有任何需求,我們人類還沒有真正的走出太陽系(除了一、兩個飛行器),那麼這種星際曆法為甚麼會產生出來呢?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再說的更玄一點,其實一點都不玄,那麼,霍爾金歷所反映出的星像,其實是太陽圍繞銀河系運轉的怎樣的一種狀態呢?據說,根據瑪雅預言,從銀河系的中心向太陽系所在的方向射出了一束光,於是太陽引領地球等眾行星進入這束光的地球年份就是公元前3113年,我們太陽系文明需要經過5125地球年的時間,我們的太陽系才能走出這束光,一束孕育着本次人類文明的「宇宙之光」。

根據瑪雅文明的說法,地球上的人類文明已經經歷了四次文明以及四次文明的毀滅。我們人類現在是處在第五次文明之中。瑪雅文明把每一次人類文明叫做一個太陽紀,皆與太陽系的運行有關,就如同地球圍繞太陽運轉而將地球劃分為春夏秋冬四季一樣。根據瑪雅預言,第一太陽紀是所謂的馬特拉克堤利的根達亞文明,為洪水所滅;第二太陽紀是伊厄科特爾的米索不達亞文明,為風蛇吹散;第三太陽紀是奎雅維洛的穆里亞文明,為天降火雨所滅;第四太陽紀就是宗德里里克的亞特蘭蒂斯文明,是被天降的火雨和大地震所滅。

於是,根據瑪雅預言,我們現在的人類正處於第五太陽紀,也就是我們太陽系旅行於由銀河系中心所射出的那束光的年份,一共是5125年,並將於2012年12月21日終結。也就是說,那時我們太陽系將走出銀河系中心射出的這束「宇宙之光」。

另外,霍爾金曆法把1992年到2012年這個第五太陽紀的最後一個20年又稱為「地球凈化期」或者「地球更新期」。我發現,許多人在介紹瑪雅預言或霍爾金歷的時候並不太注重介紹這束「宇宙之光」。我覺的這束「宇宙之光」非常重要。那麼,我們太陽系走入到這束光裡面的目的是甚麼呢?也就是第五太陽紀的根本目的是甚麼呢?根據瑪雅預言,本次人類文明的真正意義就是為了「同化宇宙」。我們在前文「未來八卦方位」所講的「萬物歸位」與「人神歸位」與瑪雅預言可以說是非常一致的。這也絕不是偶然。

那麼,地球凈化與銀河系射出的這束「宇宙之光」又有甚麼關係呢?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地球在生命的長河中已經有病了、地球由於各種原因已經被污染或破壞了――已經變成了宇宙之中的一隻爛蘋果了。那麼面對這隻宇宙爛蘋果,神佛們會怎麼辦呢?其實由銀河系中心所發射出來的這束「宇宙之光」就如同我們當今人類社會所研發出來的那個激光武器,或者就像現代醫學治療癌症所使用的那個化學療法一樣,這束「宇宙之光」其實是用來給地球醫病的。所以第五太陽紀的最後二十年才叫做「地球凈化期」嘛!於是,沿着這束「宇宙之光」,宇宙中的許多因素都會被注入到地球上來。這是肯定的。我們前文「後天八卦方位」不是講過「天人下走」的意義嘛,「天人下走」也許就是沿着這束「宇宙之光」下走的。而2012年12月22清晨,當銀河系星際之門打開的時候,也許就是沿着這道「宇宙之光」進行「人神歸位」的時候。其實那個時候打開的也許並不是銀河系的「星際之門」,這也只是瑪雅預言或者霍爾金歷能夠知道的。也許到那一時刻,無盡宇宙的「星際之門」都會層層開啟。這只是我的個人理解。當然這只是在一種物質形式上的表現而已。

寫到這裡,我必須補充說明一點。人類有這樣一個思維記憶的法則或規律,那就是人們的理解力和記憶力其實是非常有限的。你別看現在人類文明發明了甚麼機器(工業革命的產物)和電腦(IT時代的產物),人類本身的能力其實比幾千年前並沒有甚麼進步。機器文明表面上好像是先進了,而這種「先進」恰恰使人類的手腳更加退化了;電腦文明也是表面好像先進了,但是在電腦普及的今天,人腦可能更加退化了。我們知道,現在的美國學生沒有幾個能夠背出九九乘法表的,沒有幾個能夠離開計算器計算百以外加減法的。

於是,我們發現,神佛在本次文明之初和文明過程中多次向人類透露過神的信息和宇宙的信息,其中包括世界各個民族那些上古的傳說。然而現代文明往往把這些包含着神意的古老傳說當成神話故事而已,只是付之一笑。

我一直在講,從心理學角度上看,往往人們能夠理解多少才能夠記住多少,也才能夠傳承多少。人們不會把自己不明白的東西講述出來或者流傳給後人。就是因為人們的不理解或者不相信,所以神佛給予人類的那些主要信息能夠被完整的流傳下來、流傳到現在的是少之又少、寥寥無幾,結果就是幾乎找不到。所以我經常跟朋友講,神佛的信息流傳到現在的往往都是一種信息碎片,我們從任何單一文化或者傳說中可以看到的就是一些信息碎片,我們很難直接使用這些信息碎片,我們很難從單一文化中拼湊出一幅完整的神意圖景。我本人是藉助了修煉了大法之後,藉助《???》給我的智慧,我才能夠漸漸的把這些從上古存留下來的各個民族的信息碎片拼湊出一幅完整的圖景,並從中窺測出一些神佛安排人類社會的「天機」信息,就包括前文的《未來八卦方位》。有時我真的會質疑自己應該不應該寫出這些東西來。但也許真的是天象已到,這些東西到了天下大白的時候了。因為憑我個人的一己之力,我是絕對不可能知道這些或認識這些的。

概括的講,《我的歷史觀》系列已經刊出的這三篇文章是可以把中國歷史的脈絡勾畫出來的。其中《八卦方位》一文實際上是關於中國「天子文化」的起源;而本文,《神秘的1992》,是關於本次人類文明的收尾;而《天時五行斷代法》,是從本次文明啟動期到收尾期的主要脈絡演化過程。當然,《我的歷史觀》系列後續還會有一些其它文章,屬於修補性的,都是關於這幾千年人類歷史文明過程中的一些重要節點的,比如《詭異的1644年》,盛唐之後的《宋明時代》,《漢武帝與開闢西域》,等等。另外,我在下一文《閱讀德魯克》一文中還會有一些相關的闡述,就是除了「國家主義」的時代劃分方法以外,也就是到了「國家主義」時代之後的時代劃分方法應該是甚麼樣的,以及相對應的中國歷史在「天子時代」(也就是「後天八卦方位」時代)結束了之後,都發生了甚麼?敬請讀者期待。我在這裡為大家先埋下伏筆,也算吊個胃口。

接下來,讓我們書歸正傳。那麼,2012年12月22日早晨如果太陽從新升起的時候,我們到底會看到一種甚麼樣的星像呢?我們知道,因為霍爾金歷是根據太陽系與銀河系的運轉關係計算出來的,那麼到了2012年12月22日的早晨,我們會看到這樣一種景像,也就是初生的太陽與銀河處在同一個水平線上。

公元前6000年至2012年之間,銀河系和冬至的太陽重合的過程

那麼這個星像到底說明的是甚麼意思呢?這就是說,我們地球圍繞太陽運轉的平面,我們稱為黃道面與太陽系圍繞銀河系運轉的那個平面會發生重疊,也就是說人們在視覺看上去,太陽與銀河系正好在同一個水平線上。這就是被稱為「天門開」的一種景像。我在《天時五行斷代法》一文中已經講過,即使是神安排的一些事情,也不是隨意的安排,也必須符合天時或天像,所以神用了近千年的時間才完成了儒釋道三教的確立。而2012這種幾千年甚至萬年才一遇的天象奇觀,神會安排甚麼事情呢?真是不好說。看到網上那些被唯物論灌輸的無知網民那種張狂的言論,真實讓人覺得好笑,甚麼以現代人類的科技水平我們可以抵禦一切天象的變化呀等等。您還真別那麼狂妄,比現代人類更發達的人類文明都毀滅過好多輪了。比如印度在1600公里X1400公里的廣大範圍內就有史前文明毀於核戰爭的證據。再先進的科技也無濟於事,因為神看的不是科技而是人心。人心不行了就甚麼都不行了。

再說,兵法還講,「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都不明白神佛要說明,你還甚麼甚麼呢?!真是可笑之極。其實,2012也沒有甚麼神奇或者可怕。起碼對於能夠符合宇宙回歸要求和地球凈化要求的人們而言並不可怕。這一天也許是他們應該嚮往的一天。根據我對瑪雅預言的的理解,以及我對《未來八卦》的理解,2012年12月22日清晨,就是那束「宇宙之光」正好照射到地球上的日子,讀者們可以結合上面「」再看一看。我們前面已經講過,這才是「天門開」的真正含義。天門一開,而且是層層宇宙的天門開啟,那麼「人神歸位」的時候也許就真的到來了!這只是我個人的理解。

二、關於數字5與13的神聖意義

許多讀者都知道,每年的5月13日是「世界大法日」,全球114個國家各個民族上億的大法弟子們都會由衷的歡慶這一天。另外還有許許多多的大法之友和許多國家的政要以及各級政府官員們也紛紛發賀電賀信來恭賀這一天,甚至許多外國各級政府還會通過頒布議案來慶祝這一天。

其實5.13這個數字本身就代表着一種語言。我們前面講過的霍爾金歷已經提到了,按照霍爾金歷,我們人類現在所處的就是第五太陽紀,而且是第五太陽紀的最後一個Baktun,也就是第十三個Baktun。這裡就有一個5.13。

另外,我們知道,在西方文化中一般人們是很忌諱使用5與13這兩個數字的。這是為甚麼呢?有人說是因為5與13不吉利。其實這是世人一種很膚淺的認識。其實,西方文化對5與13的忌諱本身就包含着一種預言的成分在裡面。我為甚麼會這麼說呢?

我們不妨可以給大家舉一個例子。我們知道,在命理學中,對男女命理判斷的標準是不一樣的。比如說,對於出生的月份而言,皇曆的正月或者八月屬於比較正、比較陽氣、陽剛的月份,正月里有中國新年,八月里有中秋,都是最大的節日,所以正月與八月這兩個月陽氣比較旺,所以出生於這兩個月的男性就比較好。而女孩出生在這兩個月就差一些,民間說是女孩鎮不住。

同理,從年份上看,中國講十二生肖,每個年份用一個動物來代表。一般而言,大屬性,龍呀、虎呀,對男孩比較好;而小屬性,比如雞呀、鼠呀,對女孩就比較好。我們前文《未來八卦方位》不是講過了嘛,所謂陽者,要取其長也。因此七九之數,取九為陽。所謂陰者取其少也。於是六八之數,則取六為陰。就是這個意思。男取大,女取小。陽取大,陰取小。

那麼相似的,在日子上也是如此。男孩初一、十五這種正日子比較好;女孩則最好要躲開這些正日子。而在每日的時間上也是,男孩喜歡子午時出生的,而女孩最好要避開子午這兩個時辰。

同理,在如何理解5與13這兩個數字的問題上,西方人為甚麼避諱5與13呢?也就是說,做為一般普通的人,最好要避開5與13這兩個數,因為一般人是沒有能量用這兩個數的。其實這也只是一種小道的認識,因為真正的偉人早就不在術理之中了。

又比如西方的復活節吧。復活節有「神聖星期五」holy Friday之稱,這個「神聖星期五」本身就是一種預言。「星期五」是5吧,而且與「神聖」相關聯。「復活節」英文是Easter,直意就是「東方人」的意思,也就是說神未來會來自於東方。那麼復活節的吉祥物是甚麼呢?大家知道是兔子,也就是說神未來是一位屬兔之人。由此可見,復活節本身就是一個預言。因此,也就是說,在西方文明中,只有聖人才能用holy的神聖之5。

接下來,讓我們在來看看13。很多朋友已經發現,.一美元背後的那個美國的國璽圖案就包含着一個關於13的預言。

一美元背後的圖案中有一個瑪雅式的金字塔。金字塔自下而上一共有13層。達到金字塔的13層之上有一隻「天眼」,放射着光芒。人們講,這個圖案預示着人類在走完13個Baktun 以後的覺醒。這個圖案上下的文字分別是Annuite Coeptis和Novus Ordo Seclorum。其中的Annuite Coeptis意思是:「神在眷顧着我們的所作所為」;其中的Novus Ordo Seclorum意思是:「新世紀的新次序」。而第二句這絕非一般人認為的所謂「新大陸」這種膚淺的認識。所以一美元的背後圖案完全是一種人類的預言,甚至還有朋友從美國獨立到2012年按年度順序分別標出了13層的划年方式。

一美元紙幣背面的十三層金字塔與智慧天眼

我們以上這些分析就是要告訴大家,5與13其實有着神聖的涵義,這兩個數字不是一般人能夠使用的了的。比如我們前文中講過,六七八九是中國文化中普通人可以的應用之數。而1234往往是宇宙的元數,而那個5呢?5在中國文化中又代表着甚麼呢?5在中國文化中是「祖數」,與祖先有關,也就是與來源有關。

三、1992年到底發生了甚麼?

1992年到底發生了甚麼?這可能是朋友們最為關心的問題。特別是中國人,在「天子時代」結束之後,在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之後,在1992這一年,中國人到底迎來了甚麼呢?

一位企業管理諮詢師這樣講過,如果真有天堂的時候,當你有機會來到天堂門口的時候,上帝不會問你的企業做的有多大,或者你一生一共賺了多少錢,而是會問你在企業做大的過程中,在你賺取金錢財富的過程中,你一共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

也就是說,信不信神可能是人生最大的機會成本。這位管理諮詢師如是說。當人生的這一扇門關閉的時候,如果真是像唯物主義所灌輸的那樣「人死如燈滅」,也許那還好說點。即便如此,也是再多的世間財富生帶不來、死帶不去。但是,如果當人生這一扇門關閉的之後,另一扇門又打開了,那些無神論者們可能就傻眼了。他們會抱怨,為甚麼沒有人告訴他們。其實,根本不是沒人告訴的問題,可能已經告訴過他們多少次了,只是這些人不相信。所以信不信神的問題,也許真的是人生最大的「機會成本」。所以中國古人才講,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撞了南牆,為時已晚。後悔葯哪裡都不賣,無論是人類空間,還是其它空間,都是一樣,「時間之矢」是不轉向的。

我們知道,在美國這個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大多數人是信基督教的,而真正甚麼都不信的所謂無神論者者,其實只有2%。而全世界80%的人們都是信神的,而不相信神的只有20%的世界人口,就連像朝鮮這樣的流氓極權國家都不宣稱自己是無神論國家。而世界上宣稱自己是無神論國家的,唯有中共國。實際上世界上絕大多數的所謂無神論者都在中國。中國的人口恰恰是世界人口的20%,這個我們在《8020》一文中已經講到了。而且80%的中國人聲稱自己是無神論者。

再舉一個例子吧,被中共洗了腦的中國人,到了國外之後,往往還拍着胸脯、趾高氣昂的說自己是無神論者。好像說自己是無神論者很光榮一樣。其實你拍着胸脯說自己是無神論者,而在其它國家或民族人們的眼中,就等於拍着胸脯說自己是黑幫分子、是流氓、是強姦犯,是殺人犯一樣。

這個關鍵的問題是說,如果神存在的話,神對你一生評判的尺度與你一生追名逐利的做事尺度並不是同一個尺度,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就像你參加考試,比如你把語文科目複習的滾瓜爛熟,結果到了考場你才發現,你被考的是數學,那你不就傻了嘛!所以說,信不信神,是人生最大的「機會成本」。有些事情,真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所以我們講,1992年大法開始正式傳出,這是1992年所發生的最大事情。如果我們試圖窺測神佛安排人類歷史的意圖,那麼我講,凡事都不要用人的眼光去看的,用人的思維去理解,而是應該用神的尺度去衡量,或者用神的眼光和思維去看問題、去思考,你才能看明白神意對人類社會的所有安排。我的《天時五行斷代法》和《未來八卦方位》都是以這種眼光來看待人類社會的。「天理」大於「人理」,這是千真萬確的,而且是永恆不變的。中國古代許多先賢窮其一生都是在探求「天理」。

那麼接下來,1992年世界上還發生了甚麼大事呢?我們知道,在1992年的前幾十年,人類社會一直處於「冷戰時代」。在「冷戰時代」其實一直是中美蘇三足鼎立的爭鬥格局,當然中共也自稱自己是世界的一極,統領第三世界,大搞革命輸出。

那麼到了1992年,這個世界的地緣政治的主導格局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那麼到底發生了甚麼轉變呢?讓我們輪流看一下中美蘇三國到底在這一年發生了甚麼?其實三國發生了甚麼,大家都知道,可能只是沒有把這些事情聯繫到一起來想,只是沒有通過這些事件來窺探神的意圖與安排而已。

首先讓我們看一看中國發生了甚麼?大家知道,1992年2月,鄧小平南巡深圳,在89.64開槍殺人之後從新開啟了中共國的所謂「改革開放」。其實「改革」是虛,「開放」到有幾分是實,所謂「開放」就是在沿海建立一種兩頭在外(以資源買入或資本引進為一頭,以出口創匯為第二頭),開展了所謂的以「出口為導向」的「市場化經濟」體系的興建。這實際上是建立中共集團內部的、各個利益階層利益聯動的、紅色官僚資本主義體系的開始,這完全是有一種計劃、有預謀的將幾十年建設起來的「國有資產」體系轉換成為紅色腐敗的、官僚資本的開始。這一層含義是我們在表面就可以看的到的。而它的深一層的意義是為了讓中國經濟能夠走入「全球化經濟體系」的開始。另外,這一年,中國的股市第一次上沖一千點關口。

中國人確實讓中共給整怕了。幾十年計劃經濟的「共同貧窮」,中國人確實是窮怕了。所以當物質利益之門,也就是所謂的市場經濟之門,一旦因中共為了繼續維持其專制統治而不得不打開的時候,中國百姓的物質創造力一下子就爆發出來了。

這裡中國百姓一直有一個被中共灌輸了的謬論,也就是所謂「落後就會挨打」的謬論。這是中共煽動那些無知憤青們百試百靈的一個手法。甚麼「落後就會挨打」,為甚麼落後?是因為腐敗才會落後,是「腐敗才會挨打」。於是中共就不敢這樣說了,因為它知道它比誰都腐敗,比歷朝歷代的腐敗都要腐敗。它要承認了「腐敗才會挨打」那麼恐怕就要引火燒身了,它自己就要被挨打了。其實腐敗是因,落後是果。而中共卻把落後當成因,完全是一種本末倒置的強盜邏輯。

接下來,下一個,我們又應該看誰呢?那麼,就讓我們來看一下前蘇聯吧。這裡我需要說明一下,我的這種表述方式並不是完全按照中美三國事件發生的時間順序來進行表述的,而是按照從邏輯關係上論證的便利性來進行表述。

我們知道,1992年前幾天發生了一件對於世界格局影響重大的事件,也就是1991年12月25日聖誕之日前蘇聯在橫行了人類70多年之後終於解體了,那個罪惡的赤色鐮刀斧頭旗幟,於1991年12月25日聖誕節19:38分,在克里姆林宮的紅牆之上徐徐落下,取而代之的是紅藍白的俄羅斯三色旗幟。為甚麼是選擇在聖誕之日,而不是常人立法的元旦之日?神一定是別有寓意,於是1992年,俄羅斯以一個嶄新的政治角色開創了一個劃時代的世界格局,從而進入了一個俄羅斯元年。

如果說,1992年在中國所發生的事情是為了中國未來加入到「全球化經濟體系」所做的一種「物質準備」的話,因為中國在未來的「全球化經濟體系」之中註定要成為「世界工廠」的角色,那麼前蘇聯所發生的變化就是在為未來「全球化經濟體系」的形成掃除一種政治制度的冷戰障礙,也就是在為「全球化經濟體系」的形成做一個所謂的「政治準備」,因為在美蘇兩極的對抗時代、在自由世界與共產正營對抗的「冷戰時代」,是不可能形成「全球化經濟體系」的。

那麼,為甚麼中共的意識形態對「全球化經濟體系」的形成不會構成政治障礙呢?因為中共的政治統治與經濟體系是「兩張皮」結構,它是利用市場經濟的形式維持其專制統治,所以中共從經濟形式上是不會對「全球化經濟體系」有甚麼障礙的,因為中共的政治角色主要是對內的,而其經濟角色是對外的,這也就是那個白貓黑貓的所謂設計師狡猾之處。但是這也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而已。

因此中共國,對於「全球化經濟體系」的形成,是完成一種「物質準備」,而前蘇聯解體是完成了一種「政治準備」。另外,前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在「全球化經濟體系」中還具有甚麼角色呢?它還將是資源輸出國的角色。我們知道,在「全球化經濟體系」中,中共國是「世界工廠」,俄羅斯屬於給「世界工廠」提供資源與能源的角色,它是一個「資源國」,所以也不能夠在前蘇聯解體後,再讓俄羅斯進一步的四分五裂,因為俄羅斯還必須保持是世界上版圖最大的國家,只有這樣,它才能夠成為一個「資源國」(現在世界上的「資源國」還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巴西和南非幾個版圖比較大的國家)。

那麼,要形成「全球化經濟體系」還需要具備甚麼條件呢?還需要有一個「世界市場」,需要有一個世界的「資本國」,還需要一個形成「全球化經濟體系」的「技術準備」。這個角色就是「冷戰時代」結束之後的美國。我們在這裡先不談美國在「全球化經濟體系」中的「世界市場」與世界「資本國」的角色。這兩條我們在後文的第三節「全球化下的中國市場經濟」和第四節「中國當代經濟的三套馬車」中還要重點分析,這裡我們是要談美國為「全球化經濟體系」的形成所做的「技術準備」,以區分中國的「物質準備」和前蘇聯解體的「政治準備」。這「三大準備」實際上為形成「全球化經濟體系」構築了最基本的條件,這也是一般讀者在理解當今「全球化經濟體系」所容易忽視的問題。

那麼1992年美國又發生了甚麼呢?我們知道,1992年是美國四年一屆的總統大選年。這一年的11月3日,民主黨候選人比爾・克林頓擊敗了尋求連任的共和黨候選人老喬治・布什,成為了美國的第42任(也是第52界)總統。緊接着,在克林頓入主白宮後,其副總統高爾於1993年提出了「信息高速公路」的概念,標誌着人類社會,從19世紀初第一次「工業革命」所開啟的「工業時代」文明――硬技術文明,全面進入了「後工業時代」,也就是「IT時代」或軟技術時代。這個IT技術革命以及隨後所引發的「互聯網革命」是「全球化經濟體系」的助燃劑和加速器。與此相伴隨的是「全球化經濟體系」所需要的「快捷運輸」的革命,包括聯邦快遞、UPS和EMS等等,還包括電子銀行、數據財務等等「財富數據化」的技術革命。「實物快捷化」(即「快捷運輸」)與「財富數據化」是加快物品與財富全球流通速度和促進「全球化經濟體系」形成的必備條件。而所有的這些所謂的「快革命」、「快生活」都是以IT技術為前提的。IT技術與「互聯網革命」使身處地球任何角落的企業或者個人都可以被一張無形的巨網瞬時間聯繫在一起。因此,時間與空間在全球化的「地球村」里不再是問題。然而,將全世界的每一個人類社會的細胞聯繫在一起,這到底是好事呢?還是壞事呢?人類是更便利了呢?還是更危險了呢?本文在此不想對「全球化」做道德判斷。本文的目的只是想為讀者們闡述一個「經濟全球化」的事實,一個整體的圖景,並且嘗試着窺探一下「全球化」背後的機理,也就是「經濟全球化」現像背後那個,能夠把所有這些拼圖圖板一般的事實拼湊起來的那條線索。那條線索才是關鍵。我希望藉助這條線索窺測一下神的意願與安排。這是本文的重點。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基本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那就是,決定地球命運的人間的中美蘇三國,為了形成未來的「全球化經濟體系」,在1992年,這三國分別完成了各自的角色轉換或者角色準備。請大家回想一下那段歷史,難道這些都是偶然的嗎?反正我是不相信任何偶然或巧合。沒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所謂自然的發生。以我做企業管理體系設計的經驗為例,僅僅是公司規模的這樣一個人類社會的組織形態,我們在實踐中都會發現,任何有效的組織結構或者企業的管理制度都不可能自然而然或所謂自發的形成,都需要有一種貫穿企業經營的理念或者企業價值觀的系統設計,沒有經過系統設計的各種業務流程或管理流程會互相打架。那麼像人類社會這麼大的系統,或者像宇宙天體這麼大的系統,在有序運轉的表像之後,你說現像的背後沒有設計者,這怎麼可能呢?經濟學還講「看不見的手」呢!看不見設計者,或者沒有看到設計者,並不等於沒有設計者,只不過是那些設計者可能就是不想讓你看到。咱們打一個可能不太恰當的比喻,中共還把鄧小平稱為是所謂改革的總設計師呢,說他1992年在深圳,在南海邊畫了一個圈,啟動了中共國從1978年以後的所謂二次「改革」。其實,中共沒有一天想要真正的「改革」,「開放」倒是真的。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革」就可能把中共自己的命給「革」了,就等於閹割了自己下半身的那個命根子。而中共實際上所要的只是「開放」,也就是「開放」自己的下半身、開放自己的物質慾望,所以中共就必須保留自己的「命根子」。因此中國大陸現在是夠「開放」的了,甚麼都「開放」。因為「開放」就等於是放下道德,放下精神約束,就是甚麼都可以干,而且幹了甚麼都可以不負任何責任。「我爸是李剛」這句話就是「開放」一詞最好的寫照。

然而,即便是這樣一個白貓黑貓設計師,他會坐在深圳街頭,天天讓人們觀看嘛,他不是還要深居紅牆之內,是普通中國人不能夠想隨便見就見得到的。所以,我們不能以見與不見,作為評判事物是否存在的標準。

再給大家講一個佛教中的小故事。一次一個法師帶着個小和尚到了一簡黑漆漆的房間裡,問小和尚房間的地上有甚麼。小和尚說,甚麼也沒有,甚麼也沒看到。於是法師讓小和尚去取一盞燈來,於是小和尚拿來了一盞燈,發現地上有一把鎚子。這個故事就是說,你不能以你看見或沒看見作為判斷事物是否存在的標準。就是這個意思。

讓咱們言歸正傳,在1992年,中美蘇三國各自選擇了各自的角色,各自做好各自的準備。如此看來,「經濟全球化」這件事情顯然是有神意安排的,並不是無緣無故的。還是愛因斯坦的那句話,「上帝不擲骰子」,上帝沒有時間跟你玩,人類也不配。所以,世界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是一種神佛緊鑼密鼓的安排。而這些安排,在1992年所發生的一切實際上是神意安排人類歷史的一個里程碑,一個轉折點,一個最後階段的開始。也就是說,這也使我們發現,在這些紛亂的世界事件之中,神意的安排其實是非常有序的。只不過是大多數時候,大多數的世人是看不懂的,是看不明白的。

四、1992所發生事件的寓意是甚麼?

我們前面所表述的這些1992年中美蘇所發生的事件,其實都屬於是這些事件的表象,都是有心人可以觀察得到的。甚至那些對「經濟全球化」有所研究的讀者自己也會把這些事件聯繫起來。但是無論怎麼說,這些事件還都屬於表象,只能產生一種常人間的果,比如隨後而來的WTO和「經濟全球化」以及所謂的「地球村」的人間現像。這些表都是世人能夠看的見的,並且很容易承認的、很容易接受的。接下來,我們要問,難道「看不見的手」的安排僅僅就是為了這些我們人類很容易看得見的結果嗎?如果您認為僅僅是這樣的話,那麼您也真是太小看了神意的安排。難道「看不見的手」就不會安排一些一般世人看不見的寓意嗎?我相信這一定會有的。這就是本文的本節我想為讀者們揭示的,起碼我看到了一些更深層的寓意。可能有許多讀者朋友看到的會更多。我只是把我個人能夠看懂的一些神意安排的寓意與大家分享一下。

其實,在人世間所有重大事情的安排,就包括我們之前提到的中美蘇三巨頭國家角色的轉變都是為了我們前面所講的1992年所發生的最重要的事件――大法的傳出而服務的。有些讀者可能不相信我所說的,那麼接下來您就當做聽故事來聽吧!說真的,當天象已顯的時候,有些人就是不相信,他們還是用一種追名逐利的尺子來衡量一切,來看待一切。

我們前面不是已經講過了嘛,當你有機會來到上帝的面前的時候,上帝不會問你公司做的有多大,或者你一輩子到底賺了多少錢,而是會問你在獲取這些財富的過程中,你到底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因此,一個世人,不要總想着用自己利益的尺子去衡量一切。你用人間利益的尺子去衡量天意安排的事情,那是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的。所以放下你個人利益的那把尺子吧!天機早已顯現。

那麼,我們為甚麼說中美蘇三國角色的轉變,或者說「經濟全球化」的產生是為了大法的洪傳而服務呢?

讓我們首先說一說中國從1992年開始的中國表面經濟繁榮的真正意義。自從1992年開始,特別是1999年以後,中國經濟出現了看似爆炸式的增長。一般中國人的月收入從每月百八十元一下子變成了千元以上,甚至數千元,而且中國的物價水平也迅速的與「國際接軌」。這是為甚麼呢?這是因為隨後而來的大法洪傳與大法弟子們講真相、救世人和真相資料遍地開花的需要。中共把中國這十幾年的經濟增長扣到自己的頭上,以此來證明自己專制統治的合法性,以此來維護自己的獨裁統治。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事情絕不是那麼簡單。實際上,任何神不允許的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然而反過來講,在所有世間所發生的這些事情之中,神又會利用這些事情的發生來衡量世上人們各自的各種表現。

再講個故事吧。就如同,當年妲己禍亂了商紂王的江山之後見到女媧娘娘時說「啟娘娘得知:昔日是娘娘用招妖幡招小妖去朝歌,潛入宮禁,迷惑紂王,使他不行正道,斷送他的天下。小畜奉命,百事逢迎,去其左右,令彼將天下斷送。今已垂亡,正欲覆娘娘鈞旨,不期被楊戩等追襲,路遇娘娘聖駕,尚望娘娘救護,娘娘反將小畜縛去,見姜子牙發落,不是娘娘‘出爾反爾’了?望娘娘上裁!」女媧娘娘曰:「吾使你斷送殷受天下,原是合上天氣數;豈意你無端造孽,殘戕生靈,屠毒忠烈,慘惡異常,大拂上天好生之仁。今日你罪惡貫盈,理宜正法。」這段故事說明,所謂天象之下,必有人為;而人之所為又需看是否合乎天道。如果天像之下,夾雜私利而為,勢必有違於天道,所為之事只能是過而不是功。

讓中國人能夠迅速的富裕起來,不再受窮,此乃天象神意,但絕非僅僅是為了讓世人去過好日子這麼表面,因為與大法洪傳和大法弟子們講真相、救世人和真相資料遍地開花的費用需要有關。試想一下,如果中國民眾的人均月收入還是「共同貧困」那個時代的每月百八十塊錢,那麼如果要買一台5000元的筆記本電腦,可能就要不吃不喝4、5年才能購買這樣的一台電腦。那麼購買一台激光打印機恐怕也得兩年的工資。就更別說甚麼刻錄機或者家家民眾都有的DVD影碟機了。那麼大法弟子們又怎麼能夠最大效果的講真相、救世人呢?!

有些五毛黨的成員攻擊大法時就說大法講真相是從美國政府拿的錢,甚麼與美國中央情報局有瓜葛等等。這完全是中共灌輸中國民眾、忽悠中國民眾的那種手法。你以為美國政府像中共政府那麼腐敗嘛,你以為在民主國家的執政黨想這麼干就這麼干,可以隨便黑箱操作、黑幫操作嗎?這些五毛黨從它們黨媽媽那裡拿錢倒是真的,所以它們自然會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要知道,不是所有的人只是為了錢而活着。而且美國政府的每一筆預算、每一筆花銷都是要入賬,都必須經的起選民和反對黨反覆審核。為所欲為的亂花錢,那是得下台的,即便是總統也是如此。

最近不是有大陸良心學者們研究指出,中共國2008年和2009年GDP的三分之一消失了,不知道哪裡去了,無法從賬面上看到哪裡去了,另外還有三分之一是政府的財政收入,所以只剩下三分之一是中國老百姓見得着的,這其中很大一部分還是作為「兩頭在外」的經濟模式給輸出了。這就是中國的現實,中共拿黑錢養黑幫的現實,這也就是那些五毛黨們的思維來源。因為中共政府就是一團黑賬,所以五毛黨們就認為,世界上的其它國家也都是一團黑賬。

如果說GDP的三分之一是留給中國民眾的(其實是留給中國經濟的三套馬車的),而中共國的政府財政也佔到GDP的三分之一,那麼您想一想,中共國的所謂公務員一共大約有5000萬,而餘下的工作人員是7億幾千萬。這個GDP各佔三分之一說明了甚麼呢?說明了,中共國5000萬吃官飯的人群的收入與餘下的15倍以上的普通勞動者們的總收入是一樣的。

補充說明一下,據說,滿清入主中原的時候,全國的公務員也只有15000人。根據現在中國總人口是當時總人口的8倍來計算,那麼中共吃官飯的人群相當於那時的3300多倍。

中國百姓辛苦創造的GDP,除了讓中共各級官僚們侵吞了以外,那麼另外那個消失了的三分之一又到哪裡去了呢?這些良心尚存的專家們問的好。這些財富到底哪裡去了?

這些見不得光的錢都被用在迫害大法了,被用於那些網警和五毛黨了,被用於扶持朝鮮這樣的流氓政權了,還有扶持像津巴布韋穆加貝那種失勢的流氓獨裁者了。當然這些黑帳是見不了人的、見不得光的,所以五毛黨就會用它們主子的思維方式來想問題,因此它們認為全世界的各國政府都是這種流氓思維。

我們說,中國人物質財富的增加、收入水平的提高是因為大法洪傳的需要,有些人可能不以為然。我們不如再舉一個例證進行闡述,這些例子與美國的技術角色有關了。

我們知道,美國引領世界進入了IT時代。那麼IT技術為甚麼會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如此迅猛的發展呢?這也是大法洪傳的所需。我們看到,像計算機排版、激光打印這種技術,以往只有專業印刷廠才能夠做,如果是那樣,就很容易被中共所壟斷、所控制。因為大法弟子講真相、傳《九評》、遍地開花會用的上,所以相關的技術就必須迅猛發展。不僅快速發展,而且要快速降價,迅速向普通中國家庭可以接收的物價水平靠攏,而且必須達到家家普及的水平。

另外,我們知道,在1999年之前,人們一般使用的都是卡帶式錄音機和攝像機,特別是攝像機,家庭普及率還比較低。那時候只有少數人家可以開辦大法九天洪法班。那麼,無論是卡帶錄音或是錄像帶傳播起來還不是那麼方便。現在大法開傳需要了,於是mp3、mp4、mp5層出不窮,而且價格水平迅速降低,因為廣傳真相需要嘛!一方面被大法學員稱為法器的這些技術被不斷的開發出來,並且不停的降低價格水平,另一方面中共普通民眾的收入水平在快速增長。兩者一交匯,用先進科技手段講真相救眾生就不那麼困難了。中共賴以生存的新聞封鎖就破滅了。難道這些都是偶然的嗎?

再比如,中共一貫進行新聞封鎖,一直妄圖割斷中國大陸學員與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的聯繫,然而「互聯網技術」早就做好了準備,大法網站成了全世界大法弟子24小時永不停息的大法會。因此全世界大法弟子們之間的聯繫反而比以往更加緊密了。

再者,當學員們需要使用視頻手段講真相的時候,VCD就開始在中國大陸迅猛的普及。當需要廣傳高品質畫面的《神韻》時,DVD就開始迅速降價普及。相關的VCD刻錄機、DVD刻錄機也迅速普及。

另外,當學員需要使用電話講真相的時候,手機技術就開始迅速發展,手機功能也迅速提升,現在200塊錢人民幣就可以買到功能很不錯的手機。還有手機改串號技術。另外,海外的越洋電話費率也急速下降,僅僅是1999年之前的十分之一水平。還有,網絡電視、衛星電視、衛星鍋、youtube、youmaker、博客與微博的發展。所有這些看似偶然或者不相關的技術,一下發展起來,真的是偶然或不相關嗎?

有人會說,科技發展與價格下降是甚麼僅僅是客觀規律,我所揭示的這些現像純屬巧合。可我並不這麼認為。其實這也就是神安排的精妙之處,把神的用意安排於人類那些所謂看似自然的事情之中。這裡接下來我們不妨再舉幾個例子。

以飛機機票為例。飛機票與大法弟子講真相沒有太多的關係,所以現在全世界的飛機票價格水平比1999年之前的水平更高了,甚至翻倍了。另外,汽油價格與私家車,與一般中國大陸學員講真相的關係也不大,所以全世界油價飛漲,從十幾美元一桶達到100多美元一桶的水平。

再下來,就是被稱為新「三座大山」之首的大陸房價。這也與大法講真相洪傳沒甚麼關係。現在的中國房價已經達到了普通中國人望塵莫及、高不可攀的地步。還有另外一座大山,就是中國普通百姓看病難的問題(當然這與真修的學員們沒有甚麼關係)。您看看葯價現在都已經達到甚麼水平了!

也就是說,我們能夠看得見的這十幾年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與IT技術的迅猛發展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有神的安排在其中。由此而形成的「經濟全球化」其實也是有目的的,不像人類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那麼平常。

在這裡,我想把相關的當代技術手段給大家羅列一下。這些技術手段包括台式計算機、筆記本電腦、上網本、互聯網技術、寬帶上網、無線上網、WiFi網絡、網絡城市、激光打印機、彩色噴墨打印機(甚至包括各種山寨版的墨芯墨盒)、VCD播放機與VCD刻錄機、DVD播放機與DVD刻錄機、各類光盤、電子書、數字壓縮技術、電腦防火牆、電腦殺毒軟件、數字加密與加密傳輸、音頻與視頻格式(包括mp3、rm、rmvb、FLV格式)、U盤、移動硬盤、數碼播放器、傳真機、電子信箱(特別是免費郵箱與大容量郵箱)、數碼相機與數碼攝像機、手機(山寨版手機電池)、語音電話、3G手機網絡、電腦網吧。當然讀者們還可以接着羅列下去。羅列並不是重點。重點是說所有與大法洪傳有關的IT技術不僅高速發展,而且是快速降價,以符合普通大法弟子講真相的物質經濟的能力水平。一方面所謂的高科技IT產品迅速普及和降價,另一方面,普通中國人的收入水平在提高,這兩下一交匯,這才是關鍵。

以U盤和3.5存的移動硬盤為例,我記得,2004年時我購買了我的第一個U盤,64M,248元人民幣,平均每M合4元人民幣;2005年,我花700元人民幣購買了一個1G的U盤,合0.7元人民幣每M的存儲量,而現在2010年,40元人民幣可以買到4G的U盤,合每M存儲量才0.01元。也是在2004年,我購買了一隻3.5存的移動硬盤,20G,1000元,當時40G的移動硬盤要1800元,而到了2010年,500、600元左右就可以弄個500G的移動硬盤。2004年每G約50元,2010年每G約1元。與U盤相比較,從中我們可以看出甚麼規律呢?神意是鼓勵使用U盤的,因為U盤的價格降到了原來的400分之一,而移動硬盤降到了50分之一。這個意圖不是看得很清楚嘛!因為U盤更加安全與便利,攜帶與傳遞都很方便,容量也夠使,8G、16G,跟個小硬盤一樣。想一想,這些事情難道是偶然的嗎?

再來說一說中國的寬帶上網技術。中國家用的寬帶普遍是使用ADSL。普通民眾可能不太清楚ADSL這個英文縮寫的涵義。ADSL是「非對稱數字用戶線」的意思。其中DSL是數字用戶線的意思,可以劃分為許多種。從大方面來講,DSL可以分為「對稱式」和「非對稱式」。中國大陸所採用的ADSL就是「非對稱式」的。那麼這個「非對稱式」的ADSL到底是甚麼意思呢?就是指,通過網絡的上傳速度與下載速度不對稱、不相同。ADSL的下載速度可以是每秒1M、2M、4M甚至8M,而上傳速度是恆定的每秒512K。講到這裡,大法弟子們一定會心的笑了。因為只有常人才會更關註上傳速度,比如給youtube或者youmaker上傳一段視頻或新聞等等,大法弟子所需要的主要是下載速度,所以中國大陸的寬帶技術是ADSL,是非對稱的。對稱的技術學員一般是用不上的,那麼幹甚麼要花那個用不上的「對稱技術」的冤枉錢呢?由此可見,神意的安排是如此的精妙、如此的細微,甚至連每一元、每一分錢都計算到了。

而另一方面,與大法弟子們講真相不太相關的技術,同樣屬於IT領域卻發展比較遲緩,或者價格水平降低遲緩,比如電腦投影儀,價格一直都比較昂貴,因為投影儀只與商務有關,與大法洪傳沒有甚麼關係。另外,在多媒體「視頻會議」技術方面,也是技術突破與市場開發進展緩慢,這也是因為「視頻會議」只與常人的商務需求有關。我這裡只是想給一些大法學員提個醒,現代IT技術的高速發展就是為了大法洪傳的需要,切不要把這些技術看做是甚麼高科技而障礙了自己,以甚麼我的年齡大了、我學不會了為借口。這些正法時期的法器神都已經給準備好了,我們不去積極主動的善用是不行的。我們發現,恰恰是一些知識分子學員或者知識水平比較高的學員顧慮心特別重,人的觀念特別多,甚麼我學不會了,我年齡大了,等等。而那些往往只有小學文化水平的農村大法弟子,卻放下了鋤頭拿起了鼠標。我想說的是,其實並不是由人所謂的能力來決定你應該做甚麼。「能力決定工作」這是人的理,不是神的理。神的理是「責任決定能力」。你已經被賦予了大學文化水平,然而你卻說我不會這個不會那個。這不是很滑稽嗎?你那個大學文憑可不僅僅是為了你找個甚麼好工作,得個好收入,或者養個好家庭,過個好日子的。有些事情是必須去做的。做了,不一定是甚麼功勞,但是不做是絕對不行的。如果你已經被神意賦予了某些能力,你卻把這些能力當成了自己獲取個人利益的私器,而不是作為回饋大眾或眾生的法器,這是不行的。我經常與公司的下屬講,能力本天賦,不可為私利。這是我的想法。這裡也想給那些城市精英大法弟子們提個醒,不要再整天為了所謂的生意或者事業忙忙碌碌了,因為我們已經知道,中國在這一次「經濟全球化」浪潮中所獲得的經濟大發展和物質收入水平的提高都是在為大法洪傳做物質資源的準備,所以萬萬不要把自己的所謂事業追求作為人生的主要目的,而只把正法職責作為第二位的目標,有空了才想起來。有些做白領或者做公司老闆的學員經常跟我講,現在工作如何如何忙。我這裡想說的是,忙也是一種迫害。你真的很忙嗎?那隻不過是放不下人間利益的一個借口而已,就像前面所說的那些高知識的學員卻在反覆強調我年齡大了,這些高科技我學不會了。這些只不過都是一種借口。拿鋤頭的手都拿起鼠標了,而拿筆的手卻說不會。我還知道有部分學員,為了自己生意的成功,在那裡發正念,說阻攔他生意成功的都是魔,這跟世人把觀音菩薩當做送子娘娘來求有甚麼兩樣。

讓咱們還是言歸正傳。在上述分析中,我們已經看到了中國經濟發展與美國技術發展的身影,而且這些發展必須通過一種全球化的形式來實現,中國作為一個物質需求,美國作為技術的供給。這與經濟全球化在表面上中國是「世界工廠」、美國是「世界市場」的表象恰恰相反。而且我們還看到,技術發展必須安排給美國這種民主國家的角色,而不能安排給中共國這種角色而任其壟斷而謀其一黨私利。那麼前蘇聯起甚麼作用呢?我們似乎還沒有看到前蘇聯的身影與作用。

您先別著急,這個問題的答案在2004年11月《九評》橫空出世的時候才真正的謎底揭曉。我們知道,前蘇聯解體了,宣告共產陣營崩潰了,共產信仰已經被蘇東波拋棄了,而且是貌似強大、不可一世的前蘇聯強權在一瞬間崩塌了。隨着共產鐵幕落下來了,共產邪靈的醜惡本質與罪惡的事實也逐漸的暴露出來了。前蘇聯是作為社會主義陣營的「老大哥」、甚至「老爹」被中共的馬列子孫們所頂禮膜拜的。中共在五、六十年代不是講「蘇聯的今天就是中國的明天」嘛!這句話也許真的能夠成為一句讖語,今天蘇聯已經解體了,那明天中共的命運還能遠嗎?

大家知道,中共是吃着前蘇聯的狼奶長大的,甚至中共的起家就是前蘇聯所指使的共產國際的一個遠東支部,每月從主子那裡幾萬幾萬的領取現大洋作為活動經費。現在前蘇聯解體了,首先是中共給國人所灌輸的那種所謂的「美好夢想」沒有了,破滅了,接下來人們看到的是不斷被揭露出來的各種共產醜行與罪行。列寧死於梅毒性病、斯大林30年代集體農莊餓死烏克蘭上千萬人口,並與希特勒瓜分波蘭,製造聳人聽聞的卡廷事件,屠殺波蘭軍官與愛國人士兩萬多人,還有古拉格的勞改農場,等等等等。

斯大林式的所謂社會主義或共產政權在它的發祥地,已經被人們所唾棄,這直接涉及到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問題。中共所標榜的樣本消失了。中共用夢想來維護專制與暴力的基石動搖了。可見這一切,前蘇聯的垮台,是為了廣傳《九評》、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所做的樣板準備。其實早在千年前的術數大家邵雍,在他著名的預言詩――《梅花詩》中就已經預言到了。有興趣的讀者不妨找一找身邊的學員,閱讀一下相關論述,因為一般人直接閱讀《梅花詩》,最後四句可能理解起來會有些困難。

另外,前蘇聯的崩塌還給了人們一個重要的啟示。那就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甚麼事情是不可能的。誰能事先想到,這麼不可一世的前蘇聯,在一瞬間就解體了。誰都沒有想到,恐怕連對手美國都沒有想到。那種貌似的強大與強權,在一般人的眼裏,可能感到是束手無策;可是在神的眼裏,它甚麼也不是。到了該完了的時候,說完就完了,神有的是辦法。要不怎麼叫神呢!凡事人能夠想到的方法絕對不是神力所為。你別看中共高官們不停的向國外銀行倒騰錢,現在不是已經有「裸官」這個新名詞嘛,還真說不定將來這些被掠奪的民脂民膏是誰的呢?!

由此可見,1992年在中美蘇人間新三國所發生的巨變,表面上看好像只是人類空間的事情,好像只是在為全球化新的世界經濟體系的形成掃清障礙和完成各種準備。中國為了變成「世界工廠」而進行「物質準備」和「制度準備」,美國在為形成「世界市場」做「資本準備」和「技術準備」,前蘇聯在為形成「經濟全球化」做「資源準備」和「政治準備」。其實,在更深層次,所有這些準備都是在為大法洪傳和大法弟子們廣泛講真相、傳《九評》和救度世人做準備。前一層面是一般人們所看的到的,而後一個層面則是一般人看不到的。所以本文為大家揭示出來,至於讀者們能不能接受,那就是每個人對真相和未來的選擇了。

我為甚麼會選擇在《未來八卦方位》一文之後寫作本文呢?這也是有目的的。伏羲、文王在幾千年前就已經看到本次文明的大結局了,就已經把人類之謎埋在「八卦方位」之中了,而當今許多身處大結局時代的世人卻還在慾望和謊言之中陶醉,對於懸於頭頸之上的巨危卻沒有任何危機感。這個大結局甚至都已經不是甚麼預言了,《2012》都拍成了電影,你還想讓神給你怎麼講呀?!難道非得到地獄中去講大家才過癮嘛?!要知道,天象盡顯時,位置已確定,再吃後悔葯可就沒的買了。信甚麼,不信甚麼?相信大法真相,還是相信赤惡謊言,這可是人生、生生乃至人類最大的機會成本。(本節完)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