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我的歷史觀之一:天時五行斷代法(一)緣起


.
作者: 小岩
【網2010年07月06日】

本文是這個系列――我的歷史觀的第一篇文章,主要向大家介紹我的《天時五行斷代法》,與很多所謂的《王朝五德表》有很大不同,當然我會講這是為甚麼。以後我們會在此基礎上再與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其它文章,比如《為甚麼起點就是巔峰》、《人類歷史上幾個主要的時間節點之500年周期》、《詭異的1644年》、《1992年到底發生了甚麼》、《從先天八卦到後天八卦》、《中土思想與以土為貴》等等,讀起來可能像演義。

也許有人會說:你這是泄露天機。在這方面我確實有些顧慮。但是不是泄露天機呢?我想邵子的《梅花詩》以現在看未來,有許多天機,而我是以現在看過去,應該不算泄露天機吧!只能算是歷史的總結與回顧。我對本文最大的感受就是好像有人推着寫,不寫不成,所以寫起來像行雲流水一樣,一瀉千里、一氣呵成、一發而不可收拾,基本沒打任何刻本,一下就寫出來了,兩萬多字只寫了四天,這在我的寫作史上是從來都沒有過的。


一、緣起

最近參加一個大型學術會議,聽一位演講者講他近兩年的人生感悟,特別提到人類人口用了僅僅一個世紀的時間,就從第一個10億增長到第六個10憶,相比較而言,人類人口第一個10億卻用了成千上萬年的時間。他用圖形展示人類人口的增長曲線都立起來了,如懸刀一般,讓人看了之後觸目驚心,不禁讓人們自問地球還能繼續供養這樣的人類嗎?人類還能走多遠呢?有人說中國過去30年創造了過去3000年的財富,就如同當年恩格斯誇耀的工業革命200年創造了過去2000年的財富一樣。但是如果我們換一個思考角度,所謂過去200年創造了過去2000年的財富或者過去中國30年創造了過去3000年的財富那不就是說過去200年人類花費了過去2000年的地球資源或者過去30年中國人花費了過去3000年的資源嘛?不是嗎?那麼這到底是業績呢還是罪惡呢?似乎人類的是非觀都已經搞亂了,好壞都已經分不清了!顯然地球資源並不是無限的,它不能無限的供養人類,其實早在1972年羅馬俱樂部就發出了對人類的警告――即著名的《增長的極限》。其實本質上我認為所謂的「財富創造說」完全是站在人類以自我為中心的自私的角度,而「資源花費說」才是站在人與自然和諧的角度,站在天人合一的角度,這才是站在關愛地球和對宇宙負責的基點上。這位演講者後來問大家:這樣下去我們人類還會有下一個30年嗎?!

實際上,導致人類這種浪費的增長模式的惡果來源於所謂的「發展觀」,這實際上是人類價值取向的錯誤。「發展觀」與「和諧觀」或「平衡觀」完全是對立的,也不知道中共是如何把「發展」與「和諧」擺放在了一起,就如同把攻人之矛與防人之盾擺放在一起,就如同把「民主」和「專政」擺放在了一起,把「獨裁」與「市場」擺放在了一起,把「崛起」與「和平」擺放在一起一樣,真的是都「和諧」了。其實「發展觀」本質上是自私的,是對他人的不負責。在有限資源環境條件下就是一種掠奪。

本文中心到不是分析「發展觀」的對錯,本文要闡述的是我的歷史觀,當然這與「發展觀」有很大關係。本文的起因是那位演講者闡述了一個重要發現――人類歷史「起點就是巔峰」。這是一個很震撼人的論題。其實張果老倒騎驢就已經發現這個問題了,人類越「發展」越退步。前面我們剛才提到的關於《增長的極限》的問題都是關於「終點」的問題,基督教講的「最後的審判」其實也是關於「終點」的問題。至於「起點就是巔峰」,具體一點講就是在2500年前,中國出現了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還有老子與他的傳世之作《道德經》,孫子與他的不朽十三篇《孫子兵法》;在古印度出現了釋迦牟尼和他的佛家思想;在古希臘稍晚之時出現了蘇格拉底、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這些人奠定了東西方人類的文化與思想,可以說幾千年來無人智慧望其項背,哪怕是當今藉助於多少個核或每秒運轉多少億次電腦的人類。別說是超越,恐怕當個學生學習或所謂研究都未必能明白其一二或精髓,在國學成為時尚的當今,當個語錄拿來背背的人不少,好像很時髦,而能真正理解其思想體系的恐怕不多。那麼人類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呢?這是一個很深刻的問題。如果只從人類表面知識這個角度來回答,也就是從人類知識的世間源看,那麼答案對現代人類的自信心和顏面的確實是一個巨大的打擊。比如人們往往把女媧補天或《封神演義》說成是古代愚昧的人們編出的神話,但卻感嘆為甚麼現在編不出《阿凡達》、《2012》、《指環王》或《星球大戰》那樣的電影,難道神話就真的只是神話嗎?難道《阿凡達》、《2012》、《指環王》或《星球大戰》真的就是導演編出來的?或者有一個更深刻的問題,難道人類譜寫歷史就真的只有自己嗎?或者,難道人類歷史真的是由人自己說了算的嗎?經濟學不是講「看不見的手」嘛!其實站在無神論的基點上有許多問題是無法解開的。表面上看,人類思想與智慧是退步了,而不是進步了,這就是「起點就是巔峰」這句話的意思。

那麼為甚麼「起點就是巔峰」呢?人類歷史會不會也有「看不見的手」呢?這就是我們本文或本系列要討論的核心問題,這也是我與許多有心人多次討論的問題,也是隨後幾天裡人們一直追問我的問題,其實也是我願意與讀者們分享的問題。我講「有神論」與「無神論」對歷史的認知和解釋肯定是不一樣的。就是因為人不信神,所以神留給人的信息是很少的,而且由於幾千年的承傳中信息的喪失和後人的添加,我們現在能夠掌握的關於神的信息是很碎片化的,至少對於「無神論」的中國人是如此,但這並不是說絕對沒有辦法或不可能恢複信息的原貌,其中最關鍵的是我們的世界觀如何。如果我們不相信有神,那麼我們一定不會看到神,就像老子講的「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一樣。中國不是有一個成語嗎?叫「神秘莫測」。也許神就是與人捉迷藏,你用技術物質手段是觀測不到神的存在的,實際上要想看到神唯有人心而不在於甚麼科技手段,哪怕你有航天飛機和登月火箭,因為神與人並不在同一空間,就如同不在同一個樓一樣。你要是上錯了樓,你能找到家嗎!這就是神定的遊戲規則,用空間隔開,這也就是宇宙的空間結構。那麼如果我們相信神的存在,如果我們有這顆心,那麼我們一定可以發現神的存在的證據甚至可以窺探到神的意志,這就是本文的目的。那麼這些信息在哪裡?它存在於各個民族遠古的傳說之中,也存在於歷史發展過程中的關鍵時間節點上,也存在於一些修煉者的親身體驗當中,也存在於有緣者被激發的所謂靈感當中,比如《2012》、《指環王》或《星球大戰》這種不被獨裁者審批的電影就明顯的包含有這類信息,當然不信神的人們是根本不會相信的,只能當個電影看個熱鬧而已,然後感嘆別人的創造力,反問中國人為甚麼拍不出來。

在中國大陸我們經常會遇到這樣的人,說「神在哪呢?給我看看。我看見了我就信。」其實你算甚麼!是神慈悲於人才來度人,並不是人有多麼重要。請記住,遊戲規則是神定的,不是人定的。當人與動物比較時他會覺得自己很偉大,這就是達爾文的罪,當人與神比較時、與宇宙中其他高級生命比較時他其實很渺小。人類為了讓自己高大起來就選擇了與動物比較。其實在宇宙中人甚麼也不是,人從來沒有說了算過。我們舉個例子,比如有一個小學生聽說了宇宙大爆炸學說和英國物理學家霍金后就說,「霍金在哪兒?讓霍金來給我講講!」這可能嗎?霍金會來嗎?我還舉過一個例子,比如一個人說:「各個佛都過來吧,講講你們各自世界的特點,看看我去哪個世界好?」你以為你應聘找工作呢?選公司挑待遇呢?或者你以為你在找旅行社挑國家去旅遊呢?那神會來嗎?根本就不可能。在現實世界中,恐怕連找工作還得公司挑你呢!

遊戲規則是神定的。就拿三界或地球空間來說吧,遊戲規則是這樣的,這也是我的窺探。三界有兩個重要形成的條件,這是兩個物質條件,一個是苦,一個是迷,違背了這兩個條件那三界就不再是三界了。有人的肉身就是來吃苦。有人的這雙肉眼就讓你看不到宇宙的真相,看不到另外空間,看不到神佛的存在。這就是三界的遊戲規則。不同意這兩個條件你就別來呀!然而這兩個條件是不能制約心性的,所以心性高的人、信神的人就可以超越三界的物質制約,就可以看到神佛的存在、就可以看到其它空間。

不信神的人說:「神在哪呢?給我看看。我看見了我就信。」這是人的想法,這是用人的想法想天上的事,就如同有中國人說美國總統奧巴馬到中國來為甚麼不說中文。其實神佛講的是信在先見在後,這是神定的,不是人定的。進一步說,當一個普普通通不信神的人真的看到神的時候那是好事嗎?你看到神的時候,說不定你也看到閻王了呢,也許還看到地獄了呢,這可不由你自己選擇。請別忘了三界的兩個基本條件,迷與苦。當你破迷之時,也就是你肉身銷毀之日,因為三界形成的條件就不存在了,那麼三界也就沒有必要存在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可怕嗎?這可真不像無神論人們想的那麼簡單,人死如燈滅,生命都沒有了,如果此時只是一個更漫長旅途的開始。那位演講者講了非常震撼人的一句話:信不信神可能是人生最大的機會成本。

那麼我們還可以進一步的問下去。如果有神,如果有神的安排,那麼人類社會就不會是一個所謂自然發展的結果。那麼神會怎樣安排人類社會呢?怎樣安排人類歷史呢?顯然神佛不會隨意的安排,因為神沒有時間陪人玩。愛因斯坦講:上帝不擲骰子。其實就是這個意思。無神論者是搞不明白愛因斯坦這句話的本意的,還解釋成愛因斯坦反對概率論。其實概率或隨機事件只是對人的能力和理解而言,對神而言,神安排宇宙中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目的的,而且往往是多重目的因為他有更大的能力與智慧嘛!這才是神佛的本意。在佛教中講,佛就是通過修煉而開智開慧的人。總之神佛沒有時間跟人玩!人也不配!因為人甚麼也不是。總之神佛安排的事情不可能有隨意性,當然也包括人類歷史。

由於本人是在公司做企業管理的,而且對項目管理頗有些心得,因此有一天我突發奇想,如果真是神佛安排的人類社會,那麼他們會不會像管理一個大項目一樣安排呢?會不會也像我們進行項目管理和過程管理呢?於是我按照這個思路想下去,人類社會這個項目的起點在哪裡?終點在哪裡?關鍵節點又在哪裡?還有,每一階段計劃要完成的任務是甚麼呢?

這裡我必須概括的講一下甚麼是項目管理或者項目管理的核心特徵是甚麼?事實上項目管理對我最大的啟示就是「終點決定論」或所謂的目標管理,而不是發展觀的那種「起點決定論」(這是項目管理區別於企業管理的關鍵,企業管理重點管人,而項目管理主要是管事,或者叫事件管理)。項目管理首先必須確定項目要完成的終點時間和項目目標,然後倒推各個階段的關鍵節點,也就是確定每一階段要完成的任務,然後才能確定項目的開始時間。也就是說項目的開始時間是由終點時間確定的。所以項目管理是一種時間倒推邏輯而不是時間順加邏輯。項目管理的核心就是時間管理或者是任務管理,特別是要管理好在各個時間節點上的資源配置和必須完成的任務,也就是甚麼時間幹甚麼事。這種時間節點的管理是項目管理成功的關鍵。可見「終點決定論」的項目管理與「起點決定論」的發展觀有很大區別。「起點決定論」是過去決定今天,今天決定未來,這是常人的思維方式,而且未來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所以它的發展曲線是發散的;而「終點決定論」是明天決定今天,今天決定過去,它的時間曲線是收斂的,它絕對不允許項目邊界的隨意擴大,因此項目管理沒有或很少有不確定性,或者必須把不確定性降為最小,也就是說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完成規定的任務,因此如果不能控制住不確定性事件的發生就會被視為項目管理的失敗。當然人的項目管理會出現這種問題,神佛不會。

本質上基督教所說的「最後的審判」實際上就是「終點決定論」,而且從中已經透露出了神佛安排人類社會項目管理的關鍵信息――終點與終點的任務,瑪雅人的霍爾金歷實際上也透露出了一些關於終點的信息,比如從1992年到2012年的最後一個20年的小階段叫做「地球凈化期」。那麼接下來我們的探索任務就是應該找尋人類項目管理的起點在哪裡和關鍵節點在哪裡了。這就是本文要與大家分享的。有人會說我的想法很荒謬,但是如果您讀了下文,就會發現馬克思更荒繆歷史觀卻被好多人接受了。胡適先生不是講過嗎?要大膽假設,小心求證。舉例說,象《阿凡達》、《2012》、《指環王》或《星球大戰》這樣的電影大家怎麼都接受了,而且還反問好萊塢如何有如此的想象力和創造力,中國人為甚麼沒有?可真正讓大家展開思想的想象的時候,你卻用荒謬和固有觀念來阻礙自己!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