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1年5月6日 星期五

中醫妙治數則

.
作者:鐘醫 整理

【網2011年02月08日】許胤宗獨闢蹊徑治中風
許胤宗,唐義興人,仕陳為新蔡王外兵參軍,後為散騎侍郎。王太后得了中風不能言語,脈沉難於把脈,醫生說沒辦法診治了。許胤宗接診後,用黃□、防風煮湯數十斗擺在床下,熱氣蒸騰如霧。王太后接受了藥湯的熱氣蒸薰後,當天晚上就能說話了(從中醫理論角度看,王太后的脈沉、不能說話都可以用虛證來解釋,許胤宗用黃□扶正、防風祛邪,是對症的)。


關中地區流行骨蒸病(肺結核),遞相傳染,得病者都死去。許胤宗治療骨蒸病卻一定治癒。有人勸他著書傳給後人,許胤宗說:「醫者,意也,深思熟慮才有收穫。脈象幽微難明,我心裡明白,卻說不明白。知脈才可識病。古代良醫注重診脈,對症下藥,只用一味藥攻病,藥氣純,愈病快。今人不善於診脈,以情理猜測病機,開很多味藥來僥倖成功。譬如打獵卻不知兔子在哪兒,就在原野遍佈羅網,希望總有一處能捉到兔子,這醫術也太粗疏了。如此開方,就算一味藥偶中病機,由於受到其它藥牽制,怎能全力攻病,疾病也就很難治癒了。脈學的微妙之處不可言傳,(如果不知道診脈,)流傳下來的藥方醫論都是虛的,終究沒人能悟出來,所以我不著書。」許胤宗終年九十多歲。

寒熱假象難逃李杲慧眼

李杲,字明之,號東垣,金元時期醫學家。李杲年幼好學,博覽經史,尤其喜好醫藥,送千金拜張元素為師,盡得張元素醫術。李杲家境富裕,為人自重,別人不敢叫他醫生。有的士大夫認為他天性高傲,不是危急重病不敢請他屈尊。李杲對治療傷寒、癰疽、眼目病尤為擅長,當時人稱他為神醫。

李杲治療一位傷寒發熱病人,病人誤服白虎湯後面黑脈細,小便不禁(在一般中醫看來是寒症,應該趕緊用乾薑、附子等大熱之藥回陽)。李杲說:「白虎湯大寒,它的藥力不行經絡,只寒臟腑。如果醫生用之不當,傷寒發熱本病就會隱藏在經絡之間,如果醫生更以大熱之藥救寒,那麼一定會引起併發症。這種情況只適宜用溫藥升陽行經,因為病邪隱藏在經絡之間,陽氣不升則陰邪不行,升陽後病人經絡暢行,發熱的本證就會自現,此時治之何難?」

李杲又曾治療一位十五歲少年,病人傷寒發熱,煩渴目赤,脈搏極快(在一般中醫看來是熱症,應該趕緊用白虎湯等大寒之藥),但脈象按之不鼓。李杲判斷熱症是假象,寒症才是真相,讓病人冷飲姜附湯,病人既解除了心煩口渴,疾病也隨之痊癒。倘若李杲只知退熱降溫,那病人降溫後可能就陽氣暴脫,神昏肢冷,一命嗚呼了。

小便秘澀滑伯仁同病異治

一位婦人得了小便秘澀的病,心中滿、喘息、口渴,診脈寸關尺三部都弦而澀。醫生投以瞿麥、梔子、茯苓等通利小便的藥,病人小便秘澀卻更為嚴重。滑伯仁說:「水出高源,如果膻中氣機不能運化,水液就不能通行。病人小便不通是因為氣機不暢,只行水無濟於事,應當調理上焦。」滑伯仁於是給病人開朱雀湯,枳實、桔梗加倍,用長流水煎服。病人吃了一付藥小便就通了,再吃一付藥氣也順了,病體康復。

滑伯仁又治療一位婦人,六十多歲,也得了小便秘澀的病,小腹脹滿,口渴,脈沉而澀。滑伯仁說:「這病在下焦血分,陰火盛而腎水不足,應當治血,治血等同於治水。血有形而氣無形,有形之病,應當用有形之法治療。(似指應用味厚的藥物治療)」於是給病人開滋腎丸,病人服用後就痊癒了。

朱丹溪巧用情志治病

朱丹溪治一女子,病人不想吃東西,天天躺著面向北方,已經有半年了(疑似抑鬱症),診脈肝脈弦出寸口。朱丹溪說:「這是因為她思念不回家的丈夫,氣結於脾。必須激起她的怒氣,怒氣屬木,所以能衝開脾氣的鬱結。」病人發脾氣之後果然開始吃飯。

朱丹溪又說:「病人思氣雖解,必須得喜,才不會再鬱結。」 於是謊稱病人丈夫馬上要回來了。病人高興之下,隨即痊癒。

呂復辨證論治顯神效

呂復,字符膺,號滄州,呂東萊後人。本來攻讀《尚書》,《周易》,後來因為母親得病鑽研中醫,拜鄭禮為師學醫一年,之後給人治病無不神效。

有位病人得了失眠症,一睡覺就心悸神慌,如同身處孤營,四面敵兵圍攻,通宵達旦不敢入睡,就算靜臥密室,病人也無法合眼。呂複診脈發現病人左關陽(屬膽)浮而虛,觀察神色發現病人少陽經支脈外溢於目。呂復說:「這是因為病人膽虛,風邪乘虛而入。醫生們只治心,卻不能祛膽經風邪,不是正確治法。」於是開烏梅湯、抱膽丸,病人服用後熟睡而愈。

有位女孩得了嗜睡症,臉紅撲撲的,身體卻不發熱。醫生們以為是「慢驚風」,治了二十多天還沒治好。呂複診脈發現病人唯獨左關滑而數,他部脈象大小相等而平和。呂復說:「這女孩沒有病,關滑是有積食,我想是因為乳母嗜酒,總是酒後哺乳,結果女孩醉了,這不是風。」一問病人家主婦,果然是這樣。呂復於是用枳殼、葛花煎湯,每天給女孩喝兩三次,女孩從此痊癒。

有位病人得了傷寒,身體發熱,人卻安靜,脈象沉伏,無法把脈,舌苔滑,兩顴卻赤如火,語言不亂。呂復說:「這病人血被熱搏結,氣無法隨血通行,一定會大發斑,而後脈出。」等揭開病人被子,病人身上果然發斑了。呂復於是用化斑湯清熱解毒,繼而用承氣湯瀉熱通便,使病人康復。病人發斑時可能無脈,這是張仲景沒有提到的事,呂復是根據病情推斷出來的。

有位婦人得了喘息不能躺下的病(疑似心臟病),氣口脈比人迎脈大一倍,厥陰脈弦動疾數,兩尺脈都短小而離開常位。呂復說:「這是因為毒藥動血,以至於胎死不下,惡血奔迫上衝,不是風寒作喘啊。」呂復於是用催生湯,川芎、桃仁加倍,煮二三盞讓病人服用,婦人半夜果然生下死胎,氣喘也就好了。

有一人下利完谷,食物無法消化,兩尺脈都弦長,右關脈比左關脈大一倍。眼白呈青色。呂復說:「這是肝風傳脾,因此腹瀉,並非脾臟有寒啊。」用小續命湯減麻黃加白朮。病人吃了三五付就好了。

有一位閨女經閉五個月,肚子大的如同孕婦。呂復接診發現閨女面色一會兒白,一會兒紅。呂復說:「這是鬼胎。不是因為得了怪夢,就是因為被鬼靈附體。」呂復於是開桃花煎,病人服用後下了色如豬肝的血塊五七塊,從此痊癒。

周真妙治產婦舌出不能收

周真,字子固,號玉田隱者,儀真人。周真生性聰敏好學,元貞年間被薦舉卻不出仕,從此取醫書研習。周真每遇到奇病,以意與藥,常常醫好了病。

一位婦人因為產子,舌出不能收。周真用安神定志的硃砂塗在她舌頭上,叫兩名婦女扶著她,讓她模仿產子的樣子。又在牆外故意把瓦盆砰的一聲掉在地上。產婦聽到聲響,猶如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舌頭立刻收了回去。

周真又治療一名女子嗜食泥土,每天吃河中淤泥三碗左右。周真取牆壁間敗土給她調服,女子從此就不吃泥土了。周真這種因勢利導的療法令人稱奇。

紀朋知病不待診脈

紀朋觀察病人的顏色談笑,就知道疾病的淺深,用不著診脈。唐玄宗聽說了,就召他進宮給一位宮女看病。那位宮女每天下午就又哭又笑,又唱又號,像瘋子一樣,但是腳不能走路。紀朋觀察後說:「這一定因為吃飽了,又倉促用力過大,再突然摔在地上。」紀朋於是讓宮女飲用雲母湯,讓她熟睡。宮女醒來後病就好了。

別人問她,她說:「因為太華公主在宮中設宴,要大量唱歌奏樂。我是主唱,怕歌聲不能清長,就飽吃豬蹄湯,在宴席上唱了支大曲子。我唱完了覺得胸中很熱,就在高台上嬉戲,結果從高處墜下,昏迷很久才甦醒,從此腳不能走路了。(疑似腰椎骨折)」

郝允診病決生死

郝允,宋朝博陵人,得異人傳授醫術,世人稱之為神醫。有一婦人夜間突然口噤,如同死人,郝允看病後說:「血脈阻滯罷了,不必用藥,早上聽到雞鳴聲就會甦醒。」

有一人走路老是跌倒,郝允說:「脈厥罷了,應該治筋。用藥熨熨筋絡就好了。」

有一位孕婦極其壯健,郝允診視後說:「母氣已死,因為兒氣在才壯健。」分娩後,果然子生母死。

楊介生薑治喉癰

楊介,字吉老,泗州人,以醫術聞名四方。廣州府判楊立之喉間生癰,膿血流注,寢食俱廢。楊介讓楊立之嚼生薑一片,楊立之試嘗,不覺得辣,反覺得甘香。生薑吃到半斤,楊立之就覺得喉癰不那麼痛了,吃到一斤,楊立之才覺得辛辣起來,這時喉癰也好了,飲食無滯。

大概是因為楊立之住在南方,吃了很多鷓鴣、竹雞,這兩種鳥類都喜歡吃半夏,久而久之半夏毒發,所以楊介用生薑來克制半夏的毒性。

劉潤芳的奇妙療法

劉潤芳,字仲陽,宋朝饒州鄱陽人,靠行醫來隱居不仕。劉潤芳為窮人治病,總是偷偷在病人枕席下放點銀子,臨走時叫病人家屬自己翻出來。病人得到了銀子,一喜之下,病也好了大半。

劉潤芳積德一世,子孫繁盛,世代家業不衰。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