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3年5月24日 星期五

揭示善的力量:談談溝通的藝術(之二)--8020原理與精英人群(二)


.
作者: 小岩
【網2010年09月12日】

二、8020法則的來源的猜測

1、天上來源

我們說對於8020原則這種在營銷世界普遍存在的現象,時至今日還很少關於機理的解釋。別說機理了,就連表象深層一些的探討都很少。那麼我今天就大膽的解釋一下。實證科學不是還說要「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嘛?那麼我今天就大膽的解釋一下。怎麼解釋呢?我是以修煉的文化來解釋。


那麼大法的論述與人類世間的8020法則有甚麼關係呢?這還必須得從人類的來源說起,當然我們講的人類來源與達爾文《進化論》所講的猴子的來源不同,我們是講人類的天上來源。

我的理解是,如果人類是從天上來的,如果人類是在宇宙高層空間產生的(作者註:對我而言,根本就不存在甚麼「如果」的問題,但是對於廣大的讀者我們還是使用「如果」這個假設),那麼人類的群體結構就有可能與天上的社會結構特徵相對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可能就會進一步問,那天上的社會又是甚麼結構呢?再進一步我們可能會問那天上的群體結構又是怎麼產生的呢?有這樣一種可能:天上的生命群體「有可能」是地上的生命體從地上上去的。怎麼上去的呢?這就可能與修煉的文化有關了,是修煉上去的。就是有這樣一種循環關係,地上的人修上去,天上的人掉下來。當然天上的人也有在天上產生的,但他們也必須符合天上那個宇宙層次的要求。

地上的人修上去,可不是像一般人想象的那麼簡單,你一個人甩甩手就上去了那麼簡單。中國古話講: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當一個修煉人圓滿的時候,生生世世跟你有緣的各種生命體可能都會跟着飛升。這就是一種因緣的善解。可是大家一定要注意,這些生命他們不是自己修煉上去的,他們是因緣被拿上去的,所以他們沒有修煉人的威德,他們可以生存在高層空間,可是他們沒有大自在,他們不能夠想要甚麼就有甚麼,所以在高層空間他們也必須勞作。

於是在高層空間也就是在天上至少會有這樣兩種生命,一種叫作「法王」或者「主」(這兩者實際上是有區別的),他們是自己修煉上去的(主要指「法王」),他們會有威德,他們有大自在,他們想要甚麼,他們想幹甚麼都能夠自己說了算,他們保留了他們自己修煉能量的十分之二。他們用自己的特性決定他們的世界或他們的宇宙的屬性。另一類生命叫作「眾生」,他們生活在「法王」的世界中,他們沒有威德,他們往往因為與「法王」做修煉人時有各種因緣關係,所以當這位修煉人圓滿時,這些「眾生」就跟着一起飛升,來到「法王」的世界中。他們的思想與他們身體都必須符合「法王」的世界要求。也就是說他們不應該有不符合「法王」世界要求的其它特徵,他們不應該有不同於「法王」的自我思想,他們生活在「法王」的世界中,而這個世界就是他們的「法王」在圓滿時撅下來的那十分之八的能量所充實起來的。所以從能量比例來看,「法王」雖然只擁有20%的能量,但是他說了算,他決定他整個世界的屬性。而「眾生」,他們雖然生活在80%的能量所充實的世界裡,可是他們說了不算,他們必須聽從他們「法王「的意願,他們只是一群追隨者,構成或支持世界的這80%的能量對「眾生」而言叫作「分享」或者「使用」而已,而不是「擁有」。

所以天上這兩種生命,雖然佔據20%能量的「法王」是少數,但是他們說了算,而那些使用80%能量的「眾生」雖然在數量上是多數,但是他們卻說了不算。也就是說20%與80%的生命體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生命。那麼如果人類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那麼他們可能在天上分別對應於兩種不同的生命。如果他是「法王」掉下來的,那他在地上可能就是「精英人群」,也就是8020中的20人群,而且可能生生世世都是。如果他是「眾」生來的,那麼他可能就是地上的80人群,也就是所謂的「大眾人群」。

我們在營銷時經常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那就是80%的客戶是說不清他的客觀需求和主觀願望的,他們是隨眾人群、模仿人群,或者叫追星人群,他們的需求就是模仿別人,好像別人說了算,他自己說了不算。我們前文講過,對這類人群,我們建議要採用「顧問式」營銷。可能在天上他們就是「眾生」,說了不算,要追隨他們各自的「法王」和主。因為他們不是主,也就做不了主。天上是「眾生」,地上是「大眾」。而我們在銷售中接觸的另一類客戶,即20%人群,他們理性、謹慎,清晰自己的需求,不會跟着別人跑,或許他們在天上就是主、就是王,所以他們在地上也做的了主,凡事說了算。這就是我前文講過的「交易型銷售」所面對的客戶。

這裡,我只是想用大法的法理來解釋一下人類世界紛雜的現象而已,一個人人都無法解釋的現象。

我在前文還講過,在中國企業經營方面,中國企業經常會出現「多甲方」現象、多個老闆,很多人都想說了算。可能這與中國人的高層來源有關,中國人群中可能曾經是天上的王或主的比例可能比世界其他人群的比例高,因為中國是神傳文化嘛,神讓中國人要肩負不一樣的歷史使命(當然不是當今的掙錢使命或者甚麼「崛起」使命)。

2、紅油與粵菜

當然許多人會不同意我的觀點,特別是那些受實證科學灌輸和《唯物論》、《進化論》灌輸的人們。您有不同看法這很正常,我們不是說「大膽假設」嘛!我只是想告訴您,您只是仍然還在使用實證科學的思維和邏輯看待我講的這些內容。你仍然想把我講的(其實是我從大法中學到的)和你頭腦中原有的思想、思維方式和知識體系做比較或者做加法,可是您卻發現這些新東西加不上去,因為兩種思維是相互衝突的。其實「思維加法」本身就是實證科學的思維和評判體系,而大法所講述的或修煉文化所講述的與實證科學根本就不是同一個知識體系,因此只有當您轉變了您的思維基點之後,您才能明白大法所講述的是甚麼,您才能理解修煉文化是甚麼,就像分數加法一樣,您能把三分之一和五分之一直接相加嗎?你要沒找到公分母那行嗎?這個公分母就是托馬斯•庫恩所說的paradigm。

我們可以舉一個形象的例子來說明體系不同不能夠做簡單加減法的道理。比如中國有不同的菜系,比如川菜要用辣椒、用花椒、用紅油。如果你先學了川菜,然後你再去學習做粵菜。但是你如果老抱着川菜的思維學習粵菜那你一定學不好。你說這菜怎麼還沒加辣椒呀?怎麼還不用紅油呀?當然不用,這是粵菜,完全不用這些東西,不用重料,不加那些東西,吃的就是鮮。

3、小和尚與茶杯

也就是說,對於不同體系的東西,我們一定要改變我們在原有知識體系中被養成的一種思維的慣性,才能認識新體系講給我們的一些新事物或新現象。我可以再舉一個例子,企業經營之聖稻盛和夫先生也舉過這個例子,這其實是一個禪宗公案(也就是禪宗的思維難題,或腦筋急轉彎)。故事是這樣的,有一個小和尚到一位老法師那裡去請教問題。於是老法師拿出一個茶壺和茶杯給小和尚倒茶。茶杯已經倒滿了水,老法師依然不停的倒茶,水都溢出去了,可老法師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小和尚終於忍不住了,問老法師為甚麼不停手。老法師就說,你的思想就如同這個茶杯,已經裝滿了各種東西,你怎麼還能聽進去我講給你的東西。你應該先把你自己的茶杯倒空,也就是先把你的腦袋倒空,你才能再裝進去我講給你的新東西。換成現在的語言可能更容易理解,如果你的電腦磁盤已經滿了,那你還能往裡面再拷東西嗎?因為你頭腦的容量是有限的,就如同電腦的磁盤,就如同那個茶杯!

4、改變思維基點

還有一種人,與上面那種拒絕接受新認識的情況不同,就是他表面上接受了新認識,但是在骨子裡,在思維的方式或基點上並沒有發生改變。這就涉及到關於「基點的改變」與「目標對象的改變」的問題。托馬斯•庫恩將前者的改變稱為paradigm的改變,而後者只是 knowledge(知識)的改變。這樣的人我見的也很多。比如中國企業在學習稻盛和夫管理經驗時最容易出現這樣的問題,他們還是把稻盛和夫的東西當作是術,當成胡椒面往企業原有的一盤菜上散,還是要往粵菜上加紅油,還是一種思維上的「簡單加法」的做法。

所以當今在中國有許多在表面上看似有所謂信仰的人群,他們往往容易犯這樣的錯誤。他們整天談佛論道,好像就等於有信仰了,或者整天捧着一本甚麼經書在讀,他們把看書等同於修煉,把增加知識等同於修煉,所以有所謂「學問僧」的稱呼。修煉成了研究學問。那博士後就理應都是高僧了?能這麼認識嗎?這樣的人不少。他們只是談話的目標對象不再是那些利益追求了。當然這很好,很必要,但是還不夠,因為你的思維方式或所謂思維基點並沒有改變,你只是改變了一種談資而已。談論佛的人不等於在修佛,也不能保證自己修成佛。更可樂的是國內現在還流行甚麼甚麼教,許多成功的精英人士趨之若鶩,據說不開寶馬車,你都沒有資格參加,把信仰和修行當成了一種時尚和潮流,當成了到處撒的胡椒面。

5、「科學革命」與托馬斯•庫恩

我們講,8020法則實際上是一種人類的「認知革命」,當然很多人還認識不到這個「認知革命」本身的涵義是甚麼。我們前面主要是從修煉文化和傳統文化的角度論述8020法則的意義,甚至使用一些形象的做菜的舉例,可能那些實證科學的腦袋們還是不能因此信服。那麼咱們就從科學的角度再來論述一下,首先讓我從托馬斯•庫恩說起,這是理論性的,然後再以江本勝博士的水結晶實驗的發現作為進一步的佐證,這是實驗性的。

托馬斯•庫恩可謂是大名鼎鼎,他1962年的里程碑之作《科學革命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影響深遠,當然在中共統治的學術界可能很少人知曉。庫恩認為,科學知識分為兩類,一類是「常規科學」(normal science),一類是「革命性科學」(revolutionary science)。「常規科學」是漸進的,所謂發展式(development)的前行,是可以疊加在原有「科學體系」(叫paradigm)之上的。也就是說「常規科學」的各個要素是可以在同一個知識體系裡或在人的大腦中相互疊加的,因為有相互的公分母paradigm。而「革命性科學」則不然,其前行是革命性或顛覆性的,顛覆原有的paradigm。這種新的知識不能與原有的科學知識做簡單加法,因為它與原有知識的公分母paradigm不同。所以這種新增知識是一種 「革命」(revolution)而不是「發展」(development)。科學的進步往往是以「常規科學」的「發展」和「革命性科學」的「革命」相互交替、螺旋式的向前推進的。當發生「科學革命」以後,原本的「科學」可能就不再「科學」了。「科學革命」是在新的認知層級或新的paradigm上重新組織已有的知識要素。paradigm的意思,通俗一點講就是搭建一個新的知識平台。這種「科學革命」在人類科學史上已經發生了若干次,比如我們以前提到的,牛頓機械論的知識體系、克勞修斯的熱力學知識體系、愛因斯坦相對論知識體系、系統論和耗散結構理論知識體系等等都屬於「科學革命」。這些「知識革命」都數次顛覆並重新組建了人類的「知識平台」和「知識體系」。

縱觀科學發展史,有一個定律(名稱記不得了),是說,實證科學「只能證實,不能證偽。」也就是說被「實證科學」證實了的東西往往都是對的(其實這也只是在一定範圍內,而且是對人類這個層次的認知能力而言),而被「實證科學」證偽的結論往往都是錯誤的。由此而聯想到那些打着科學旗號的「科痞」們是否真的讀過科學史或者知曉有托馬斯•庫恩這個人?!大法所揭示的法理雖然對那些被「實證科學」武裝起來的花崗岩頭腦可能還不能接受,但是您還不能否認大法作為人類「知識革命」或「邏輯革命」的一種意義,當然假設您閱讀過托馬斯•庫恩的《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的話,或者您還不是個「科盲」的話。從這個意義上講,8020法則也是一項「知識革命」性的發現,它顛覆了物質世界的「能量守恆」定律。

6、江本勝博士的水結晶實驗

接下來我們再來說一說水結晶實驗的發現對8020法則的佐證。江本勝博士的水結晶實驗我們在本系列的最初文章《揭示善的力量――當耗散結構理論遇到水結晶實驗》中已經重點介紹過了。我們知道江本勝博士的水結晶實驗發現已經出版了一系列書籍,所以有些發現我們在前文中還沒有介紹過,其中與本文有關係的,我們特意留給了本文。

江本勝博士在水結晶實驗中發現,在人群中,往往80%的人群價值觀或目的性上是中性的,也就是缺乏方向性,而另外20%的人群具有極強的方向性。相似的,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先生在他2009年的暢銷書《干法》的開篇就提到,當今日本正處在一個「沒有方向」的時代。也許您會說,江本勝博士不是在重複8020法則的發現嗎?您先別急,接下來江博士的發現才更有意義、更能震撼人心。江本勝博士發現,在這20%目的性極強的人群裡,一半,也就是整體的10%是正向目的,或正向價值觀,也就是好人,而另外10%則是負向的,也就是壞人。江本勝博士水結晶實驗發現的結論是,這10%的好人能夠制約10%的壞人,並能夠決定整個群體的方向走向正面。這才是水結晶實驗的一個重要發現――10%的好人能夠決定一個整體的走向,並不是甚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們說以往8020法則的所有發現都是關於物質資源的投入,或者是中性的人群。而江本勝博士的水結晶實驗發現卻將我們的視角引向了價值觀和精神力量。這就與我們在前面探討的「精英人群」的「法王」來源可能就有了邏輯關係。

(待續)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