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1年7月4日 星期一

【獨立評論】(565)中國工人收入低非經濟發展自然:中共權利干擾,政策不當,人為限制。

.
伍凡:各位觀眾好,現在是獨立評論時間。中國勞工工資低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中國政府一直宣稱,中國勞工工資在不斷上漲,工資上漲過快,已經引起很多企業破產。最近,國內外很多經濟學者也在討論中國勞工工資應該是多少的問題。國內百姓也非常關心這個問題。今天,我們也談一談這個問題。


草庵:中國工人工作之艱苦及危害性程度是世界上少有的,但中國工人的工資之低卻也在世上在成了“排頭兵”。以前說貧窮的亞、非、拉各個洲,現在幾乎除了戰亂的個別國家的工人之外,所有工人的勞動報酬都已超越中國工人、把中國工人拋在後頭了,幾十年的變化巨大,中國工人的收入為什麼這樣低?這並不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現象,而是一系列的錯誤造成的。

伍凡:從宏觀角度來看經濟發展,現在中國工人每月平均收入本應不少於七、八千元(按現時人民幣購買力計算),這是三十多年來開放改革所付出勞動代價應該達到的收入水平。正如,若孫中山那時的三民主義的目標能夠實現,中國工人現在的工資收入應該與日本工人現在的收入相當,​​每人每月平均工資收入是按萬元來計算的。橫向比較,亦應該跟在不足三十年而長成的亞洲〈四小龍〉──台灣、南韓、新加坡和香港那時一樣,它們那時的工人每人每月平均工資已達到相當我們現在這裏的七、八千元以上了。

草庵:假如現在的中國勞動大眾​​每人每月平均收入是七、八千元是何等好啊!這本應理所當然地實現的,但是中國勞動大眾從上個世紀中至今又熬了六十多年,竟然現在還在為兩餐一宿擔憂,這是為什麼?同是亞洲人,同受到西方文化的傳播,相同相近的地理位置和氣候環境、大致上同源相近的民族文化等條件基本相同,為什麼它們都能成功?中國大陸的勞動大眾那裏不如他人的?

伍凡:經過比較可以看到,日本和亞洲〈四小龍〉的發展,採取的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與中國不相同;他們政治經濟是健全地發展的,因此而造成他們政治環境、和勞動大眾的地位,都與中國工人的情況不一樣。他們真正全面地實行市場經濟發展,並且同時或快或慢地伴隨著民主政治改革,使經濟發展得以在公平公正的社會條件下進行,得以在遵守自由經濟的規律下進行自由競爭而健康成長。

草庵:但是中國卻在與之相反的政治制度下、干預和操縱下搞經濟發展,搞權力壟斷下的非完全市場經濟;例如,權力干預勞動市場、而控制了勞動力的價格。我們知道,經濟系統中各個組成部份是互相依存和互相作用的;如果勞動市場受到干預,則商品和資本等等生產要素,也必然互相作用、互相適應直至達到一定的均衡。這就不只是勞動力的價格影響了商品和資本的價格那麼簡單,而是市場經濟根據現實的政治和經濟條件,去形成一定的相應的經濟發展方式;例如限制為低工資就形成一個既成事實的、像今天這種與價格低廉的勞動力相適應的經濟體系,而不是自由勞動市場而發展為工人月人均工資七、八千元相配套的經濟體系。

伍凡:經濟學清楚地揭示,各個生產要素是怎樣互相影響、互相依存的規律。限制性的勞動力價格影響了其它方面的生產要素與之適應,從而形成某種經濟形式。因此根據這個原理,必須直接從提高勞動大眾的工資收入方面著手來改變經濟的發展形式,而不是先改變經濟的發展形式來得到提高工資。除了依靠提高工資這個根本的方法,根本沒有其它有效的手段可以取代的。因為是低工資造就的這樣經濟形式,無法靠其它隔靴搔癢的辦法、輔助性的辦法來解決。這是市場經濟的基本規律,這是近十多年來的實踐所反覆證明了的事實,也是決定政策的中共現在忽視的事實。

草庵:還應該正視的問題是,在三十多年的開放改革中,造成中國勞動大眾的合理工資收入的機會喪失和貧窮是多方面的。首先,就是在缺乏勞動大眾的政治參與的政治制度中開展改革,從而失去了改革的正確方向;又如,開放改革開始就開放不足,影響了地方的平衡發展經濟領域的全面發展。公有企業比例過大,並且壟斷經濟​​造成嚴重的低效率,社會分配不公,公有資產流失、干預勞動市場造成低工資,徵稅劫貧濟富,缺乏社會福利保障。公有企業管理權力壟斷,造成人力資源的巨大浪費以及賤賣包括勞動力在內的經濟資源的經濟方式等等,使得經濟發展不健全而畸變為境外的加工廠、組裝廠、和低擋商品生產企業這樣的低水平經濟體。

伍凡:今天,不但勞動大眾困在這樣一個低水平、低收入的經濟體裏,而且這樣的經濟體前景堪虞。現在,嚴重的財政赤字靠濫發紙幣等等一系列 “顯災隱患” 的舉措為代價去剌激經濟發展,當然無法解決可持續發展的問題。再過三十多年,勞動大眾還是這樣的收入水平,而這樣的社會對科技文化需求萎縮而使環境劣化,大學生找不到體現高學歷價值的工作,反而提供勞工的勞務公司卻繁榮發達起來。中國無論體力腦力的勞動大眾的技能、知識和智慧都受到壓抑和廢棄,損害了祖國民族的利益,中國勞動大眾何時能走出困境?

草庵:今天要求經濟整體轉型,卻因缺乏政治改革的支持、而不會真正有成效。中國的體力、腦力勞動大眾,要得到合理的工資收入,要走出困境,必須從維護勞動者的權利開始。必須首先爭取兌現〈集體議薪〉這個現在憲法已經賦於的權利,即建立自己的工會來逐步提高自己的工資,迫使經濟體系轉型。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但是,目前即使中國勞動大眾的工資提高50%,大概也不會引起大量的企業難以承受而要倒閉。工人稍增加一點工資,老闆就大呼救命、威脅要關門。官員、專家也為了GDP政績叫喊得更利害來加入大合奏,這種是GDP政績引起的變態症狀。全世界的資本家、商人在勞資博弈中,都有喊倒閉的表現;這個正常、這是商人談生意的本能,當作在討價還價做生​​意、爭取利潤最大化,因給工人的工資多了他的利潤就少了。

伍凡:現在沿海地區的工資增加了,商家遷移內陸來獲得低工資和各種優惠。說引起倒閉,已證明是向勞動大眾撒的彌天大謊。正常的社會,經濟運行是應該不斷地有部分企業倒閉和有部分企業開張才是正常的。企業大量倒閉沒有什麼問題,稍為有微利、資本就馬上進入來開業的;這是經濟常識,根本無須擔心企業倒閉問題。最清楚老闆賺幾多利潤的,是企業的勞動大眾,而決不是什麼官員專家。中國的政治經濟改革,現在只有從勞動大眾維權開始了。謝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草庵:再見。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