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1年7月4日 星期一

獨立評論(563) 誰讓美國陷入了經濟危機?雷根總統之後,美國的經濟每況愈下。

.
伍凡:在近五十年,美國有兩位總統被世人稱讚,一是雷根總統,另一位是柯林頓總統。雷根總統的業績是促使共產主義的全面崩潰,同時挽救了美國經濟,從衰退縱向繁榮。而柯林頓總統的功績是維持了十多年的經濟繁榮和發展。直到小布什總統執政。很多人都對小布什總統執政有很大的意見,認為美國經濟危機是小布什總統造成的,但真實的情況是這樣嗎?今天我們就談一談這個問題。(《Forbes》Reaganomics Vs. Obamanomics:Facts And Figures)


草庵:至少我個人認為,金融危機的根本原因是柯林頓和布什政府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擴大了房地産泡沫,而美元的貶值迫使更多人通過房地産來使資産保值,降低的信貸標準誘使更多的投機者獲得貸款,而房貸的債券化又將房地産危機擴大至整個金融行業,這一連串的反應最終引發了影響全球的金融危機。要重新獲得經濟繁榮,就應該回歸雷根經濟學推崇的四項原則。在雷根總統接任的時候,他面對兩位數的通貨膨脹、兩位數的利率、以及即將達到兩位數的失業率,總統雷根入主白宮時提出了四點經濟政策,從根本上挑戰了美國經濟政策的軌道。他制定了四項原則:1. 大幅降低稅率以改善儲蓄率、投資,創造就業機會,幫助中小企業發展,弘揚企業家精神。 2. 削減不必要的政府支出。 3. 利用反通脹貨幣政策維持美元的穩定。 4. 減少監管以削減企業和消費者支出、提高效率。這是世界歷史上最成功的經濟實驗。通貨膨脹在1983年得到控制,那以後再未出現── 直至近期才重新露臉。美國經濟從那時開始了長達25年的繁榮期。

伍凡:這段繁榮為什麼被2008~2009的金融危機終結,而且我們還未從中復甦。 截至2008年,美國經濟政策已經完全脫離了上面列出的雷根經濟學的四點原則。兩個典型錯誤尤其突出:1. 布什的廉價美元貨幣政策。 2. 柯林頓的重新監管,迫使金融業走入次貸慘敗。當時,時任美聯儲主席的格林斯潘和其他聯儲官員最終放棄了雷根對於保持物價平穩的關注,他們決定通過舊的凱恩斯主義的寬鬆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布什政府時期的財政部支持這一政策,搏命於華盛​​頓遍地都是的說客、華盛頓寧願用出口産業短期的興盛換取長期經濟繁榮。美聯儲政策在引發金融危機的過程中所扮演了決定性的中心角色。

草庵:回顧過去幾百年歷史,金融危機的經典解釋是危機是由過剩引發的,過剩(通常是貨幣過剩)會導致繁榮以及無法避免的衰退。我們在近期看到了房地産業的繁榮和衰退,而其又轉而引發了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金融動蕩。在2001年的衰退期間,美聯儲大力加大美國貨幣供應。 M2貨幣同比增長超過10%,在2003年下半年也超過8%。伴隨擴張的還有美聯儲不斷的降低其目標聯邦基金利率。聯邦基金利率在2001年為6.25%,截至年底已降至1.75%,這一利率在2002和2003年進一步下降,在2003年年中達到創紀錄的1%,並且保持了長達1年的時間。但真實的聯邦基金利率實際為負,負利率維持了2年半的時間。以購買力為衡量標準,那一時期的借款者相對借取的金額,他們是在獲利。這引起了所有流動性週期以及另一個巨大的需求泡沫。

伍凡:從2001年至2006年,美聯儲將聯邦基金利率降低至預期的利率,此預期原本與2%的通脹目標一致。美聯儲在2004年做出了一個重大的錯誤決定。它認為美國經濟比當時的實際情況更差,並因此向市場投入過多流動性,將利率人為地保持在低位。被製造出的需求泡沫多湧向房地産業。從2003年中至2007年中,雖然商品和服務的最終銷售總量增長了5%~7%,商業銀行的房地産貸款卻增長了10%~17%。信用推動的需求將已建成房屋的銷售價格推高,同時激勵了為開發地區新房屋的建造;這兩種情況均將增長的房貸吸收。因為房地産是一種特殊的長期資産,該市場的價值尤其是由低利率推動的。持續的低於市場的利率水平將房地産投資扭曲了,因為低利率最有利於長期投資。

草庵:但低利率自身並不代表貨幣政策是特別寬鬆的。這由市場所說的價格決定,由美元價格、金價、通脹反映出來。布什政府期間寬鬆的貨幣政策讓美元大幅下跌。美元在2002年時兌歐元為1:1.15,但在2008年初時跌至1:0.6,跌幅接近50%。金價從2002年末的350美元、升至2008年初的1000美元。即便是25年前已經被打敗的通脹也開始重現,從2001年末的1.55%增至2008年7月的5.6%。廉價的美元政策進一步擴大了房地産泡沫,因為人們紛紛湧向房地産業以逃離貶值的美元。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房地産危機幾乎在全球紛紛出現。美聯儲掌控著全球的儲備貨幣,並將其廉價貨幣政策出口至全球。其他國家放寬貨幣政策以避免短期的負面貿易影響,避免他們的貨幣相對美元升值。此外,美元的疲軟掩蓋了其他國家貨幣政策的寬鬆,將他們誘導至更加寬鬆的貨幣政策。

伍凡:當美聯儲最終意識到它必須控制其寬鬆的貨幣政策時,房價的飛漲有所放緩,然後便開始下跌。房價大幅下跌造成了美國金融市場的混亂,最終影響世界市場,因為很多基於房地産的金融資産價格大跌。但這不是故事的所有。故事的第二章是〈經濟適用房〉(affordable housing)政策。這些越來越極端、缺乏平衡的政策,在美聯儲2001年出現錯誤前就已經出現。此外,由於這些經濟適用房政策,當泡沫破裂時,房價停止上漲且出現下跌,其産生的破壞力更加嚴重。

草庵: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那些自由派人士開始利用社區再投資法(Community Reinvestment Act)和反歧視房屋相關法律稱那些維持傳統借貸標準的銀行有貸款歧視行為,因為他們拒絶向信用級別不夠的貸款者借款。他們甚至要求銀行忽略這些人不良的借貸記錄,以及沒有儲蓄、缺乏穩定職業、房貸高於收入、以社會福利作為收入的事實。這些無理的要求被強加於金融機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和司法部門甚至在威脅控告他們歧視,銀行業監管機構開始降低這些機構的評級。但是更加巨大的轉變出現在柯林頓總統實施的對銀行的掠奪政策。最後,在1995年6月,柯林頓總統宣佈了政府的綜合新策略以提高美國民眾的住房擁有率至一個高點。柯林頓強調稱「我們的房屋擁有率策略不會讓納稅人多交一分錢,它並不需要立法」。 柯林頓是說兩房(Fannie and Freddie)和當前社區變革協會(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for Reform Now)的聯盟將會使那些歷史上無法獲得房屋所有權的人們得到房貸。其結果當然是,柯林頓的計劃讓納稅人支付了無法想像的數額的金錢。

伍凡:柯林頓擴大了對兩房的掠奪,迫使他們通過資産債券化增加次貸資金。這一債券化過程進一步使房地産業的損失擴大至整個美國金融體系,甚至影響了全球金融體系。巨大的問題並不是由向低收入者發放貸款造成的。問題是借貸標準一旦受損,針對那些信用較好的借貸者的標準也就無法維持。這讓許多富有的投機者有機會獲得他們之前沒有資格獲得的投機性貸款。這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金融體系的信用風險,進一步擴大了房地産泡沫。其他監管錯誤也進一步對最終無法避免的人造房地産泡沫的破裂做出了貢獻,這包括考慮不周的按市價計價會計準則、以及腐敗的信用評級機構。布什政府的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驚慌而不連貫的救市政策進一步加重了危機,加劇了美國和世界經濟的恐慌。

草庵:金融危機的真正原因是柯林頓總統、布什總統、國會的民主黨和共和黨人脫離了雷根經濟學的四個基本點,而這幾點創造了美國長達25年的經濟繁榮。布什時期的美聯儲粉碎了雷根時期的貨幣政策。柯林頓的過度監管創造了次貸危機。除此以外,布什時期的國會失去了對政府支出的控制,聯邦支出超過了GDP的1/7。而後,隨著衰退步伐在2008年加快,布什總統非但沒有採用雷根式的方法來重啓經濟,反而與民主黨人達成協議同意凱恩斯式的刺激方案,這一做法並未帶來任何積極效果。更加糟糕的是,刺激方案為奧巴馬總統更為驚人的做法奠定了基礎,這同樣是一次慘敗。

伍凡:到了奧巴馬時代,這個錯誤的政策不但沒有阻止和改變,反而變本加厲,更寬鬆的貨幣政策及大福利制度在廣泛實施。這只能加大美國的經濟危機。如何重新獲得經濟繁榮應該是顯而易見的,那便是重新回歸雷根經濟學推崇的四項原則。謝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草庵:再見。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