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2年8月3日 星期五

【獨立評論】(627)人民幣的新變化:一個月內連續兩次降息,證明了中國經濟現在非常糟糕。

.
伍凡:各位觀眾好,不久前還要拯救世界經濟危機的中國政府總理溫家寶忽然說:「目前中國經濟運行下行壓力仍然較大,中國要進一步加大預調微調力度,堅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以及穩健的貨幣政策,特別指出中國需要注重完善結構性減稅政策和解決信貸資金供求結構性矛盾」。溫家寶這次講話把全球各國都嚇了一跳,引發了高度重視。


草庵:西方各國都知道中國政府只講好,不講壞,天天自吹自擂。這次溫家寶講的話確實把西方國家嚇了一跳,大家都認為,這次中國經濟確實要出問題了,否則中國政府不會這樣講話。溫家寶這次講話,有關經濟危機的問題,是僅次於1978年鄧小平指出「中國經濟已經走向了崩潰邊緣」的那次經濟危機。

伍凡:其實,我們在2006年就已經開始談到了中國經濟危機的問題。當時,我們就預見到了中國政府經濟發展的基本軌跡。中國政府就是沿著我們預測的這個軌跡發展到了今天。我們在評論中國經濟政策得時候,曾提出了很多的建議,但中國政府並不接受,而是一意孤行,讓中國百姓遭受許多的苦難。

草庵:中國政府在這二十年裡,嘴上講的都是好話,他們一直欺騙中國百姓。這種欺騙實際上是自欺欺人,中國百姓和企業家都心知肚明。有些實際案例就可以看出這點。現在,中國最大的民營製鞋企業奧康鞋業股份有限公司在收到海外買家的美元付款後,更願意以“允許範圍內”的最大值來保留美元,而不是如同以往幾乎是收到美元的同一天就賣給銀行,換取當時正在升值的人民幣;不久前,該公司某負責人表示 「能留的盡量留了,我們甚至希望全部都不結匯」。這家浙江鞋企主要是向西歐和北美出口,每年​​外銷皮鞋將近400萬雙。事實上,中國央行6月8日降息以及歐洲央行7月5日亦宣布降息刺激經濟,都讓美元更受追捧。從5月初開始,美元指數的這波升勢已較為明顯。在2012年第二季度,人民幣兌美元貶值了0.48%。

伍凡:7月5日晚間,中國央行再次決定,自2012年7月6日起,金融機構人民幣存貸款基準利率‘下降’,這是一個月內的第二次降息。央行降息顯示經濟下滑可能已超預期。事實上,中國眾多的進出口貿易企業也看到了經濟放緩對匯率的影響。企業開始增加美元的留存,就減少了美元換成人民幣流入實體經濟領域。企業在對美元和人民幣選擇的同時也在影響著中國的貨幣政策。去年底以來,中國央行已經連續三次降低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兩次降息,刺激銀行向企業貸出更多資金的意圖越發明顯。對匯率市場最直接的影響是,人民幣與美元的利差收窄,更推動美元受捧。

草庵:在過去的很多年來,人民幣兌美元都是一個趨勢,那就是升值。現在不同了。2012年以來,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特徵明顯,人們的預期開始分化。 3月末,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為6.2943,比上年末僅升值66個基點,升值幅度為0.1%。整整一個季度,人民幣對美元匯率58個交易日中,29個交易日昇值,29個交易日貶值。而剛剛過去的第二個季度,人民幣真的貶值了;第二個季度成為自2005年人民幣與美元脫鉤以來人民幣匯率跌幅最大的一個季度。

伍凡:4月16日,外管局宣布〈強制結售匯制度〉退出歷史舞台,允許企業和個人自主保留外匯收入。〈強制結售匯制度〉是指:取得的外匯收入必須賣給國家指定的金融機構,使用外匯時從國家指定的金融機構購買的管理安排。對於企業主來說,這個自主保留依然有額度限制,但比起以前已經“好多了”。東莞金邊金屬實業有限公司也採取了與奧康同樣的策略。最近各個出口企​​業都採取 ‘暫且不動’ 的方式,都會視日常開支所需而決定將部分美元兌換回人民幣。還有一些企業不僅僅是囤積美元,更買入更多的美元,以此為其過去幾年的 “美元空頭” 平倉。

草庵:這個情況就是一種信號:政府講的再好,再想拯救世界,但基層的百姓和企業家們卻不買帳。他們感受最清楚,這也表明了基層企業是不相信中國政府的。當人民幣強勁升值時,用美元支付款項的中國進口企業傾向從銀行借入而不是買入美元。如此,既能賺取較高的人民幣存款​​利率,還能從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升值中獲利。現在,越來越少的公司會向銀行借貸美元。 3月末,金融機構外幣貸款餘額為5595億美元,同比增長17.2%,比年初增加211億美元,同比少增59億美元。過去幾年中,由於高度預期人民幣的升值,加上推廣跨境貿易人民幣的結算,中國企業和銀行已經積累了相當規模的美元“超賣”頭寸。根據過去兩年人民幣淨流出以及外債增長來判斷,瑞銀認為美元“超賣”頭寸在2000億到3000億美元左右。而另外一些金融機構,如花旗,甚至於預測這部分“超賣”頭寸高達8000億元左右。

伍凡:隨著對人民幣升值的預期漸弱甚至反轉,部分美元賣空頭寸已經從2011年四季度開始平倉,平倉操作正在持續著,這部分企業對美元的需求量加大。持有和囤積的美元如果在境內,基本上都以銀行存款的形式存在。另一部分企業將美元留在了境外,離岸市場結匯量的減少說明了這一點。根據香港金融管理局公佈的數據,香港4月底人民幣存款額​​連續第五個月減少,至5524億元,環比下降0.4%。當月的跨境貿易結算人民幣匯款總額為1771億元人民幣,上月則為2273億元人民幣。

草庵:這是全球連鎖反應。中國企業的行為自去年四季度就開始了,當時全球投資者紛紛買進美元和其他傳統上被視為避險資產的貨幣,因而使人民幣承受壓力。去年四季度中國的外匯儲備,自1998年以來首次出現下降,主要原因就是那些博弈人民幣升值的熱錢要撤離中國。從彼時到現在,金邊公司隨著時間的推移正在改變它的美元持有量,從原來幾乎不保留美元,到保留10%、20%、到現在保留了40%。事實上,大多數中國企業外匯策略的調整始於去年年底。

伍凡:這些企業行為的大變化,可以從銀行的數據中得以證實。根據央行2011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2011年末的外幣存款餘額為2751億美元,同比增長19.0%,比年初增加了494億美元,同比多增295億美元。而央行2012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顯示,外幣存款餘額為3418億美元,同比增長44.3%,比年初增加668億美元,同比多增556億美元。由於外幣存款利率是市場化的,美元存款利率的不斷下降,很明顯地說明美元存款在持續增加。 4月份銀行代客結匯1102億美元,售匯1139億美元,結售匯逆差37億美元,是今年首次出現逆差。近日外管局公佈的遠期結售匯數據顯示,5月遠期結售匯逆差53億美元,創下年初至今的新高。結匯是指企業和個人通過銀行或其他交易中介賣出外匯換取本幣,售匯是指企業和個人通過銀行和其他交易中介用本幣買入外匯。

草庵:貶值預期升溫,在岸結匯意願減少。隨著歐債危機持續發酵、避險需求增大,市場對美元的需求急劇增加。市場對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逐漸減弱,由於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短期走軟,不僅僅是企業,甚至有一部分對匯率敏感的個人投資者也更傾向於持有美元,結匯意願減弱。對於銀行自身經營來說,無論是結售匯綜合頭寸還是自營交易盤,都更傾向於持有美元。 2012年4月16日,外管局將銀行結售匯綜合頭寸實行正負區間管理,在現有結售匯綜合頭寸上下限管理的基礎上,將下限下調至零以下,並取消對銀行收付實現制頭寸餘額實行的下限管理。幾乎所有的國內銀行都願意保留美元的正敞口,願意持有美元、而非賣空美元。換句話說,中國的銀行在行為上也都在認可 “人民幣兌美元短期貶值” 的情況。

伍凡:中國企業財務人員的選擇和中資銀行的外匯頭寸,正悄悄影響著央行的貨幣政策。在今年3月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央行行長周小川表示: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率,是為了抵消企業囤積美元所帶來的影響。他同時指出:存款準備金率的調整,將取決於銀行的外匯頭寸、以及國際收支平衡如何影響市場流動性。事實上,這次央行7月6日的降息行動也出乎了多數機構和市場人士的預計。之前,他們都預計7月貨幣政策的變化將是調降存款準備金率。

草庵:以去年四季度外匯占款負增長為標誌,未來新增外匯占款或趨勢性下降,可能不是短期現象。人民幣近來走勢較弱,部分是由於本地企業對美元強勁需求而帶動的,同時弱勢人民幣亦可能是中國政府所樂見的。匯率的持平或略為弱勢,可能是「刺激以出口為主的中國經濟」的一種直接方式。今年第二季度,中國央行每天發布的人民幣參考匯率累計貶值了0.48%。在去年四季度以及今年4月,央行均有行動買入人民幣、拋出外匯(表現為外匯資產總量的減少)。這說明了,中國央行是在市場中支撐著人民幣匯率,防止人民幣貶值過快。這也顯示了人民幣的貶值壓力。

伍凡:這種人民幣兌換美元的變化,意義非常大。這是中國經濟持續惡化的一個明顯標誌,特別是基層企業的反應更印證了這個變化。中國經濟從拯救全球經濟危機到自顧不暇,不過是三年的時間。其實,自全球經濟危機開始,中國就沒有擺脫全球經濟危機的影響,只是當時中國政府不懂經濟,為了自身的統治基礎而裝老大而已。當時,中國就已經種下了新經濟危機的種子。不久前,有海外經濟學者說:「2012年的最大看點就是中國經濟危機」。中國政府目前被迫承認中國經濟下行,是出於無奈。然而,從這些現像可以看到:中國出現經濟危機已經是無法避免的。時間到了,再見。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