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2年8月3日 星期五

【獨立評論】(620)評「中共處於非常時期」:中國正處於歷史的大拐點,即將發生重大變化。

.
伍凡:各位觀眾好,現在是獨立評論時間。據香港《爭鳴》雜誌透露,4月1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下達《中共中央領導同志在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重要講話及精神》的文件,傳至省部、軍級黨委。在文件中,胡錦濤承認「黨和國家正處於非常時期。」 今天我們來分析 ‘中共處在非常時期’。


草庵:在文件中,胡錦濤強調「必須正視、接受面對著嚴峻、複雜多變的國內、國際形勢,這不是我們能改變的。黨和國家正處於非常時期,必須保持清醒頭腦和思想準備,否則我們就會犯上極大錯誤,付出難以估計的損失和代價。」 中共內部將2012年列作政治年,原因有內外因素,內部因素包括中共 “十八大” 召開、新老權力交替、經濟發展轉型和宏觀調控處於困境、社會維權維憲抗爭活動升級、黨政機關部門改革停滯、軍心不穩等;外部因素除了西方在政治上對中國施加壓力,包括經貿、人民幣壓力以及周邊國家和中國領土、海域資源上的爭議正在升級等問題。但內部因素始終是首位,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伍凡:文件中承認,中央目前政治上處於困境、被動,其表現在五個方面:
(一)黨政部門、機關領導幹部自身建設問題嚴重,從而削弱管治基礎,影響公信力、號召力、凝聚力。 ── 這個方面中共是隱性的承認貪官污吏沒有公信力。
(二)黨政部門、機關領導幹部和人民群眾之間的關係在新時期、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環境下,不能融洽好、處理好、相處好。── 這是指社會矛盾,民眾維權抗暴不斷擴大的局面。
(三)在經濟建設發展中,嚴重忽視政治思想建設、組織工作建設、黨紀政紀建設、法制國法建設、社會道德風尚建設。 ── 這是指道德敗壞的局面。
(四)在實際工作和製定方針、政策過程中,沒有正確、科學地擺正 ‘發展是硬道理、穩定是硬任務’ 之間的辯證關係和位置,因而積壓沉重的歷史負擔。 ── 可見,中共至今仍然不懂發展經濟應該是為民眾生活,而不是政治任務。
(五)政治體制改革、監督機制運作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原有習慣勢力、習慣意識阻礙、抗拒,處於停滯、緩慢變化,難以適應社會發展及人民的意願和要求。 ── 中共不得不承認政治改革停滯,造成目前的非常時期。

草庵:從文件中看不出中共要改變目前非常時期狀態的意向或動作。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作出多項內外政策、工作、活動的決議:
(一)除了留京主持黨政軍工作外,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中紀委副書記、中央書記處書記,要分頭親自帶隊到地方展開調研、考察工作。
(二)地方換屆工作要繼續按時進行,要展開覆核、再審查,及時發現、處理問題。
(三)各級黨政領導班子,必須要把本地區、本部門消極、不穩定、危機隱患等,在第一時問妥善解決好。
(四)國事、軍事訪問要照常,國際性、地區性互訪、交流活動,國際性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會議活動要按原定計劃日程進行。
(五)黨委領導要親自負責抓好宣傳工作和理論指導,要親自審查、參與重要政策性文章的寫作,包括重要社評、社論的定調。

從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發出這個文件來看,這三個黨政軍領導機構己成為維持會,維持目前的政治、經濟、社會和軍事狀態。胡錦濤的強調「必須正視、接受面對著嚴峻、複雜多變的國內、國際形勢,這不是我們能改變的。」,也就是維持現狀,因為在他認為形勢不是中共能改變的。

伍凡:對於中國目前政治、經濟、社會和軍事的非常狀態,從國內角度來講,都是中共獨裁專政造成的;從國際視角來看,則有許多國家的因素起著重大作用,然而國際局勢也受到中國局勢的影響,是相互影響的。宇宙中的任何事物,絕不會停止不變,一直是處於變化過程之中。如果中共不主動的、積極的去改變目前的非常時期狀態,僅僅是想維持現狀是不可能的。其最終發展方向有二,其一是主動的、積極的去改變現狀,逐步的擺脫非常時期;其二是被動的、無所作為,任由非常時期狀態持續下去,其結果是非常時期的狀態日益惡化,最終中共整體瓦解,中共專政統治將終止。我認為中共如想改變非常時期狀態,應該要用非常手段來處理目前狀態,也就是用政治改革推進中國前進。用政治改革來帶動政治、經濟、社會和軍事現狀的改變,就從陳光誠這個切入點推動政治改革。中共有此魄力和膽識嗎?我們拭目以待。我深信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要把握時機推動〈政治改革〉才能解決根本問題、改變目前的非常狀態。

草庵:中共對內部高級官員承認 “黨和國家正處於非常時期” ,但香港《爭鳴》雜誌透露的文件僅是涉及政治狀態,沒有完整的透露其它方面的非常時期狀態。事實上,中國的經濟狀態是非常危險的,整個經濟狀態正處於大拐點的過程中、走向大衰退的方向;這必將引發更大的社會矛盾。有兩個重要領域 ‘外貿和房市’ 可以顯示中國的經濟現狀。 4月份中國出口同比僅增長4.9%,而3月份的增幅為8.9%,4月份中國進口同比增長0.3%,遠低於3月份5.3%的增幅。 5月9日公佈的中國房地產指數系統 (China Real Estate Index System) 數據顯示,中國100個城市4月份住宅均價相比3月份下跌了0.34%,為連續第八個月環比下跌。2011年第三季度末,滬深兩市145家房企總庫存量已經達到1.2萬億的歷史高點。

伍凡:英國《金融時報》5月14日發表文章表明中國經濟4月份放緩幅度遠超預期,中共當局發布的一系列月度數據顯示,4月份工業活動、零售支出和投資都比分析師和官員們的預期疲弱得多。這些數據和疲弱的貿易數據,展現出中國經濟增長繼續減速的局面。目前,中共最高領導層深陷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內鬥,一些投資者擔憂,中國最高領導層在如何最好地應對放緩的問題上將難以形成共識。名義上,經濟政策是由中國總理溫家寶掌控的,要不要調整利率之類的決策就是由他執掌的國務院訂定的;在實踐中,經濟決策卻往往由黨的9名政治局常委在辯論後拍板。據內部人士透露,薄熙來的倒台已使政治局常委的分歧表面化。就短期而言,針對增長疲弱最有可能採取的應對措施將是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率,此舉不需要最高層的政治共識,而且將釋放更多資金,讓銀行增加其對實體經濟放貸。

草庵:在歐債危機惡化、中國股市大跌、多項經濟數據偏差等多重壓力下,中國人民銀行5月11日終於出招「放水」,宣布從今年5月18日起調低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 個百分點。這是今年以來央行第二次下調存款準備金率;是自去年11月以來,這是央行連續第三次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市場估計,此舉將釋放4,000億到5,000億元左右的流動性。此次下調,預示中國貨幣政策進一步微調,調控空間進一步打開。現在中國經濟顯示是滯脹,它既是經濟發展放緩,又是通貨膨脹同時存在。然而,想通過 ‘貨幣政策’ 解決滯脹這個問題,是不可能的;因為造成滯脹的根本原因是整個經濟結構,〈經濟結構〉沒有改變則無法解決滯脹問題。僅僅增強貨幣 ‘流動性’ 的措施,只會惡化 ‘生產力過剩’ 的效應、加速 ‘通貨膨脹’ 的問題;這種措施不是經濟增長的新動力。

伍凡:英國《金融時報》刊登袁劍先生文章『中國大拐點』。他引用了克林頓總統的一句名言:「笨蛋,重要的是經濟!」。克林頓的意思是在所有的問題中,最重要的是經濟問題。經濟問題處理不好,一定會造成政治問題和社會問題。「中國可能已極其接近一個大型的經濟拐點。這個拐點是由全球市場體系的裂變與中國內部的結構裂變共同觸發的。中國政治領導人也仍然認為中國依然處於重要的戰略機遇期。所謂奇蹟,乃是因為其稀少,往往是由某種機緣巧合因而無法複製的歷史緣由促成的。一旦時過境遷,奇蹟也就煙消雲散。任何事物都有其生命週期,這恐怕是比那些所謂規律更有強制性的自然法則。我以為,當今喧囂不止的中國奇蹟也很難自外於這一歷史命運。」

草庵:我很贊同袁劍先生下面這段話:「在經濟增長高達9.​​5%的時候,中國社會就已經頻現亂象。我無法想像,如果遇到長期衰退,中國社會將是何種景象。在我的視域中,重建中國社會的歷史議程已經相當急迫,我甚至懷疑,我們是否已經喪失了最後的可能。」

伍凡:從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下達《中共中央領導同志在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重要講話及精神》的文件內容看來,胡錦濤非常悲觀,只想做維持會會長。在這裡我大聲鼓勵溫家寶勇敢丟棄中共,積極推動政治改革,這對中國、中華民族和溫家寶都有好處。時間到了,再見。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