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3年7月9日 星期二

人類文明的審判(第五章):第六節 天門開啟論

.
作者: 小岩
【網2013年06月18日】

第五章-思想巔峰的起點階段——開啟人類“後天文明”的“天子時代”

第六節 天門開啟論

一、門開關的意義

我們本章的這一論叫做《天門開啟論》,實際上我們講的就是關於打開三界空間天門的一種節點式的開啟機制。因為如果人類文明的初始動力是外來的,人類思想的種子是由外部高層宇宙意識有意為人世間播種的,那麼這就必然涉及到宇宙意識與人類文明之間的“溝通”方式問題。我們這裡要給大家講的就是關於人神之間的“天門”開啟的機制,實際上也就是“天門”如何打通神與人垂向“溝通”的管道問題。


那麼首先就讓我們來談一談關於我們人類現實生活空間之中的“門”的意義。大家知道,“門”其實就是扼守空間通道的一個關卡。實際上“門”就是對於“通”的一種阻攔。“通道”的意義在於“通”,允許雙嚮往返,也就是允許空間上的自由流動。《孫子兵法》在討論地形的時候就有關於“通地”的論述。

然而“門”的意義對於流動而言其實就是一種“選擇性”的通過或者不通過。如果是被選擇了的、被允許了的,那麼就可以自由的進出;如果沒有被選擇,那麼則被拒絕進出,也就叫做拒之門外,或者被關在其中沒有自由。因此,具有“選擇”職責的門,就必須具有開與關的雙重功能,必須具有或開或關的兩種狀態。對於被選擇的,門可以打開、放行;而對於被拒絕的,那麼門就會關閉,不予放行。因此只有具有開關功能的設施那才能夠叫門。如果沒有了門,或者總是開着的那個門,那就叫做洞,一個門洞,充其量就只是一個門框而已。

可見,門不能總是開着,門必須具有開啟、閉合的雙重功能。也就是,門的開啟不應該是一種常態,而門的閉合才應該是一種常態。一般而言,門需要守衛的安全性的要求越高,那麼門開啟的條件也就越嚴格,比如各種安全門、密碼鎖等等都是守護門的安全性設置。事實上,門的根本意義就在於守護。

那麼接下來,我們再結合項目過程中管理之門的節點式開閉問題,也就是項目管理過程中的階段管理的門給大家講一講關於“門”的意義。大家已經知道,項目管理在狹義上講屬於一種階段管理或者過程的節點管理。項目管理失敗的一個最主要原因往往就在於不能夠適時性的、階段性的把節點之門關閉,或者已經被關上的節點之門又被重新打開。這其實是項目管理的邏輯所不允許的,是項目管理的“兵家大忌”。也就是說,項目階段性關門是項目管理關於“節點管理”所必須的。不允許時時無常打開項目節點之門。項目管理可不是“打醬油”,不能夠時不時沒事就出去溜達溜達。這是項目管理絕對不允許的。項目管理作為一種收斂性過程,其收斂性實際上就是由節點適時關門所保證的。那麼既然我們使用“項目管理邏輯”來論證人類歷史中神佛安排的問題,我們當然就需要使用“項目管理”關於過程節點式管理之門的原理來論證人類文明整體的管理邏輯,也包括春秋時代“諸子百家”思想爆發之中涉及到的關於三界天門開啟的這個現象。

對於項目管理的管控之門採用的是節點式、間歇式開關的方式,這就決定了項目的外部資源如果需要向項目內部“注入”的話,那麼在時間點上就一定表現為一種間歇性的、不連續性、非線性的現象,或者呈現出某種間歇、爆炸式爆發的開門現象。其實“寒武紀生命大爆發”就屬於這種現象。我們本章所討論的春秋時代的“百家文化”的爆發其實也是基於這個原因,三界之門或者人類空間之門在瞬間從外部開啟。關於三界之門從外部開啟的問題,這裡面涉及到一個“間”的概念,在下面我們還會給大家更加詳細的論述。

需要為大家說明的是,這種間歇性爆發與人類文明項目初期階段表現在思想方面的“起點就是巔峰”的現象其實還不能夠算作完全相同的機制。這種爆發式輸入是由項目管理的節點管理屬性所決定的。因此,中國春秋時代的“百家思想爆發”其實是一種由於項目管理初始階段“起點就是巔峰”的思想種子“注入”機制與項目節點管理“間歇性爆發”的規律共同作用的結果。也就是說,任何項目過程都有管理之門,人類文明這個項目也有宇宙智慧管理的“天門”,因為是“天在管”嘛!而這種“天門”的開啟也是節點式的開啟,並不是始終敞開着的。其實人類文明在春秋時代就是一次最大的“天門開啟”時期,目的就是向人類空間“注入”思想的種子、“注入”精神“質性”DNA屬性、“注入”一種“先天”的外部動力,然後讓人類文明可以依靠“先天動力”正常的“後天發展”到一定時間長度的階段。

二、門的安全意義

我們講,門存在的意義主要在於一種安全的守衛,無論是宇宙對於人類的“天門”還是人類現實生活中的房門,其實都具有一種安全上守衛的意義,特別是不同空間之間的通道與門,相當於我們人類同質空間之內的門,其安全性的意義就更加重大。其實不同空間存在意義的本身就屬於是一種間隔,那麼空間與空間之間的門其實就具有一種雙重保險的意義,是不能夠隨便輕易被打開的。這裡還涉及到一個關於“間”的概念,在時間過程軸上是那就是兩個節點之間的部分,在空間維度上實際上就是被《外殼》包裹的部分。

關於這個“間”,或許只有中文才能夠清晰的表達出來,英文的time與space是表達不出來的。中文的空間叫做“間”,時間也叫做“間”,都是一間一間,一份一份的。還有甚麼人間、世間、人世間、出世間、入世間等等。這些個“間”都是其它非漢字圈的語言文字所無法理解的。

其實空間的“空”的理解與“間”的概念也是密切相關的。“空”並不簡單的表達甚麼都沒有的意思,其實這個“空”的真正意義就在於具有儲存的功能。其實人體自身並不局限與我們《外眼》可見的這種單一空間,也就是說人體存在於一種多重空間之中。其實這些多重空間都與儲存功能有關。當然這都是“實證科學”作為《外學》所不了解的。即便是那種“超弦理論”,其實認識也是很有限的,完全混淆了“多重空間”與“多重維度”的區別。我們講過的關於《右腦》也就是《內腦》的容量是《左腦》、《外腦》的一萬倍的問題,其實與人體所攜帶的多重“空間”的“場存在”有關。然而“間”的意義不僅具有儲存的意義,還具有相互分隔與安全的意義。那麼有“間”的分割就需要有“門”的開啟。當然關於“空”、“間”、“場”這些概念並不是本章本論需要給大家討論的內容。我們這裡只是順便給大家提一下而已。

還是讓我們回到關於“門”的意義。實際上出於保障宇宙安全的目的,其實也包括為了保障人類空間安全的意義,那麼“天門的開啟”也必須是在有把控條件下瞬時間方式的開啟。天門只能瞬間開啟或開啟機會最小化,以減少宇宙主體意志安排之外的“外部”因素不必要的進入到人類空間之中,形成對指定項目管理的不必要的干擾。因為太多的干擾因素會影響到“最後的審判”。然而即便如此,每當“天門開啟”的時候,一些不必要的因素仍然會混雜而入。只不過在人類文明早期開啟的時候,混雜的因素比較少,而在人類文明後期“天門開啟”的時候,混雜進來的因素會增多。其實“實證科學”就是這麼混入人世間的。

三、蜂擁而入

因為三界之門或者“天門”是瞬間開啟的,所以即便是安排好的宇宙因素進入人類空間那也是湧入式的進入,不可能慢條斯理的魚貫而入。因為魚貫而入的時間效率比較低,那麼就會導致混入的因素可能會比較多。舉一個不敬的例子,就像商場打折促銷,早晨還沒開門呢,門口就已經擠滿了人。商場的大門一打開,顧客在三兩分鐘之內就會烽煙而入。就是這麼個比喻,蜂擁而入,是一股腦湧進來的。

湧進來的,而不是排着隊魚貫而入。換成一種管理或邏輯的語言,蜂擁而入、一擁而上,屬於各個要素之間所表現的是一種並聯關係;魚貫而入則是一種串聯關係。所謂的並聯也就是要素之間沒有前後因果關係,而串聯就是指要素之間存在着前後因果關係。一般而言,在秩序得以保證的情況下,並聯的效率與系統安全性比串聯來的要高。

春秋時代百家思想的爆發其實反映的就是“外來”思想的種子並聯式的“注入”人類空間的一種方式,因為並聯“注入”效率高。就像給水池灌水,多個水龍頭同時打開的效率一定高一樣。

我們給大家所列舉的例子,老子、孔子、孫子、鬼谷子、釋迦牟尼、鄭子產、鄧析同時代的現象實際上就反映了思想種子在“天門開啟”時代並聯高效率湧入的這一現象。思想種子並聯“注入”之後再自生般的串聯發展也無所謂。就像顧客湧入商場之後在各個櫃檯前面再排隊一樣。“百家思想”先並聯湧入之後再串聯排隊發揮各自的作用。比如儒家思想後來吸收墨子的“仁愛”思想就是一例。當然先並聯湧入再串聯排隊的邏輯必須是以思想“注入”能量與能量以後“使用”可以相分離為邏輯前提的。

四、並聯與串聯

我們給大家反反覆復的講,天門開啟是為了向人類文明“注入”正向的思想種子,以確立人類文明的DNA屬性,然而到了日後再把這些思想種子培育成為人類文明的實體果實,那則是人類文明自己應該負責起來的事情。就像科學家培育種子,然後交給農民種地一樣,管種子的與管種植的完全是兩回事,所以思想種子的“注入”與思想日後的“使用”這本身其實也是兩件根本分開的事情。

為甚麼在思想注入期向人類注入思想的種子是必要的呢?因為人類文明需要DNA嘛。這是“質性”的一面。另外因為人類文明這個結構體在生存初期的時候還不能夠自我成長,還需要“注入”強大的外動力給推上一把。這其實屬於是“量性”的一面。外部動力實際上就是一種啟動的動力。就像牛頓描述萬有引力宇宙模型時所假設的推動宇宙系統最初啟動的“上帝之手”一樣。

其實“耗散結構理論”也講述過這樣的道理。“耗散結構”在形成的時候是通過與外部的能量交換然後最終引起一種波動被放大的相變,然後才能夠進入真正的自我發展機制,發展成為一種所謂的“自組織”結構,走上一條完全自我成長的道路。其實“耗散結構”的形成存在着一種“先天能量”換“後天果實”的過程,也就是將外部“注入”的能量、“先天能量”轉為“後天”的“使用能量”的過程。而“能量使用”的過程實際上就是將“有效能量”降低轉換為後天物質成果的一種過程。從果實的角度上、從物質成果的基點方面來看,這個後天過程被看做是一種所謂的成長。然而從先天有效能量的角度方面看,有效能量降低的過程實際上應該被叫做消耗或者衰減而非成長。

需要給大家說明的是,思想種子在“注入”的時候,一些看似要晚一些時候才能夠被人類文明用得上的思想,其實也必須與先期就會被使用的思想,在人類文明的同一個時代以並聯式的方式一起進入到人類空間裏面來。因為三界之門不能隨意的反反覆復的被打開,因此“開門開啟”一次,許多種在人類文明中後期才會被排上用場的思想也必須同時“注入”進來,就是那些為人類文明日後千百年發展所需先行儲備的各種思想的種子。因此各種思想種子在“百家時代”就一下子都來了,也就是在春秋這個思想生發的時代一次性的都被“注入”進來了,都被“注入”到人類空間中來了。

大家知道,西方古希臘的蘇格拉底、柏拉圖思想,實際上是在接近兩千年後到了西方文明“文藝復興”的時代才被拾起。人類認知叫做“文藝復興”,其實就是古希臘時代被播撒下的思想種子,到了人類文明的“末期”階段才發揮作用、才發芽成長。這是非常典型的思想種子的“注入”與思想種子的“使用”發生分離的一個事例。

還有一例,東方法家思想集大成的韓非子與法家始祖鄭子產的關係也是一種先期“注入”與後期“使用”的關係。只不過兩者相去的時間間隔比較短,所以這種“注入”與“使用”的間隔關係比較不容易被察覺到,往往就被人類的所謂“發展邏輯”所替代。那就是人類把先天種子與後天發展的功勞都歸功給自己,特別是那些《無神論》者們更是如此。

“注入”與“使用”是一種在時間維度上的前後串聯關係。而多家思想種子的同時代湧入現象則屬於一種並聯關係。“注入”而後“使用”其實反映的是一種人類文明的外控方式。也就是在思想“注入”的時期,人類文明的所作所為並不需要真正承擔多少責任,因為那是神佛出手的時代,那是上帝出手的時代。然而一旦人類文明的結構建立起來了,人類文明發展進程沒有太大的偏差的時候,那麼神佛一般情況下也就不出手了。因此這個時候,人類社會發展的功過就需要開始記錄在人類文明自己的身上了。這種關於人類行為功過的責任與記錄其實是從“天子時代”的第二個1000年才真正開始計算的。也就是說,“天子時代”的第一個1000年最主要意義其實就是向人類文明“注入”思想種子。在人類空間的表現那就是造就一個“思想的巔峰”。其實就像小孩子學走路的時候,父母總在身邊攙扶一樣,不能讓小孩子摔跤。這其實就是“天子時代”第一個1000年主要特徵,人類文明在開始的階段必須由神力扶持,因此才形成一個“思想的巔峰”,也因此不記錄人類的功過。然而到了“天子時代”的第二個1000年那可就不一樣了,功過的記錄就開始了。同時對於任何一個個體生命而言,生命輪迴的業力積攢也就開始計算了。這實際上也就是走入了人類文明貌似串聯機制的階段。

其實,這其中還有一個不為一般人所知曉的原因,那就是任何“注入”人間的思想種子,當人類文明日後進入“串聯”時代,一旦為人類文明所採納,也就是一旦培養出人類文明的果實,那麼對於任何一位提供天上思想的輸出者而言那可都是大功一件的無量功德。所以在三界之門打開的一瞬間,宇宙高層空間的許多思想就會爭先恐後的藉機湧入到人類空間裏來。其實這也是三界之門不能經常隨便開啟的原因之一。

五、追求並聯效率

我們知道,春秋時代所發生的“思想就是巔峰”的思想“巔峰”不僅僅表現為某種思想的高度為人類後輩智慧無法望其項背這一方面,比如儒家思想、道家思想和《孫子兵法》所代表的兵家思想,更重要的是表現為“百家思想”這一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思想學說的極大繁榮、爆炸式繁榮這一景象。比如注入的“百家思想”還有墨家非攻、鬼谷心理、縱橫之術、形名之學、詭辯術、還有中醫學的一些主要分支等等。那麼這種多種思想一下湧來還有沒有其它項目管理的甚麼意義嗎?當然有,這是非常肯定的。

前面給大家講到了,三界之門一旦開啟,宇宙高層空間的各種思想就會湧入。一旦某種思想為人類文明所採納,那就是宇宙中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這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如果我們單純的站在項目管理的機制方面來講,那就是如何正確使用串並聯關係的問題。許多企業家在關注企業如何提高營運效率或管理效率的時候,往往意識不到這個問題。企業家們往往只關注於如何提高業務流程某一段的流程效率。其實最有效提高運行效率的方法並不在於如何提高單位流程的運行效率,而是如何能夠把一個串聯流程改變成為一個並聯流程。也就是避免把邏輯不相關者進行一種無效時間對待而忽視了可以並聯的效率。“百家思想”的爆炸性湧入其實追求的就是一種並聯的高效意義。

比如後來儒家思想中的許多“仁愛”思想其實在“百家思想”時代都是以墨家思想的形式出現的。如果這些“仁愛”思想都讓儒家思想自己慢慢發展,那樣的話,人類文明的發展時間是不夠用的。愛因斯坦不是告誡我們“上帝不擲骰子”嘛,其實就是時間緊迫的意思,上帝沒有時間陪着人類玩兒。所以“百家思想”就必須具有並聯湧入的機制。這種“並聯”湧入的效率非常高。湧入之後,可以重新再進行邏輯關係的調整,比如把墨家的“仁愛”思想再串聯到儒家思想的身上。

這裡我們還需要給大家提一下關於先秦“縱橫術”的問題。因為一般讀者可能還意識不到“縱橫術”對於日後東方社會在組織形態的機制形成方面的意義。因為西方文明是固態的、靜態的、穩定的、恆定的思維。西方文明擅長於結構體的外表形式與制度秩序。因此西方文明進入現代企業時代以後,人類社會組織形態往往表現為一種相對的穩定組織,英文叫做organization,屬於管控思維在組織形態方面的一種延伸方式。然而東方文明屬於一種動態思維模式。一切事物都是變化的、不穩定的、可變的。因此在人類組織形式方面,東方的變化性思維更傾向於一種“動態結盟論”,而不是“穩定組織論”。著名的《戰國策》實際上充滿的就是先秦戰國時代各種合縱連橫的智慧甚至各種陰謀詭計。

六、關於盂蘭盆節的傳說

給大家說得再玄一點,人類世界所處的三界的三界之門不能夠經常打開,因為打開三界之門是有風險的,即“天門”不能夠被長期開啟,必須具有節點式的開閉的功能,也不能夠隨意的太過頻繁的多次開啟。因為每一次開啟都不可避免的魚目混珠,湧入之時外部因素必有混雜。特別是到了人類文明的“末期”節點的時候,天門開啟魚目混雜的可能性就更高。

說句可能大家不愛聽的話,“實證科學”實際上就是這樣混入人世間的。所謂的“科學”其實原本並不應該屬於人類。那麼關於開門之後“混入”的現象,我們不妨再給大家舉一個關於盂蘭盆節來歷的例子。

盂蘭盆節也就是農曆七月十五,又稱中元節,也就是中國人傳統意義上的鬼節,是給過世親人燒紙祭奠的日子。盂蘭盆節據說源自於佛教修煉人物目犍連救母的故事。因為中國文化注重孝道,所以就把這個故事與傳統繼承了下來。

釋迦牟尼佛有一位神通法力巨大的弟子叫做目犍連,也有稱為木蓮的。目犍連動用天目,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內眼》看到了過世的母親正在地獄或是鬼道之中受苦(作者註:具體記不太清楚了)。於是目犍連為救過世母親脫離苦海曾經打開過地獄鬼道之門(作者註:這裡所謂道,佛家其實指的就是一層空間而已,所謂的六道輪迴其實就是六層生命生存的空間而已),然而不幸的是這個“空間之門”被打開的時候跟着目犍連母親一起跑出來了還有所謂的800惡鬼。

這800惡鬼隨着佛教的東傳於是也就來到了東土。據說東漢末年所謂的張角黃巾之亂,按照中國民間講,其實那就是800惡鬼領頭禍亂人間。劉關張三兄弟初試身手與曹操剿滅青州軍實際上也就是在誅滅這800惡鬼。當然《無神論》主義者們是不相信這些的,甚至還把惡鬼們推崇為推動人類歷史發展的動力。其實《無神論》者們到底應該屬於是“唯物主義”呢?還是應該屬於《撒旦教》的惡魔門徒呢?實際上這也是不言而喻的。謊言說多了,尾巴總是要露出來的。

七、文明階段與湧入效果

大家已經知道,我們把3000年的“天子時代”劃分為各自1000年的三個階段。按照項目管理的邏輯,三個階段的管理機制與管理邏輯其實各不相同。因此三個不同階段“天門開啟”的效果也是不同的,特別是在人類文明初期、中期與後期天門分別開啟也會有不同的效果與意義。

比如在人類文明的初期開啟天門,是向人類文明這個結構體“注入”思想種子、“注入”人類文明“質性”的DNA、“注入”初始動力、“注入”先天能量、也就是“注入”一種“善能量”,同時成就了人類文明的思想巔峰。然而成就人類文明“思想的巔峰”其實屬於一種副產品,是人類文明可以認識的到的東西。

而且,在初始階段注入的思想種子相對比較純淨,混雜進來的副產品、負向思想也比較少,而且宇宙思想的來源也比較高。因為那個時代一般的宇宙生命對於人類文明的真正意義還沒有太多的預知。除了創世主細心的安排之外,其它思想的干擾因素也比較少。

然而到了人類文明“末期”階段的時候,更多的宇宙生命看清楚了或者自以為看清楚了人類文明的意義,因此一旦“天門開啟”,想介入人類空間的生命就比較多,這時一定“天門開啟”,那麼混雜進來的相對低層次宇宙空間的生命也會比較多一些。當然說是所謂的“低層次”其實還是比人類文明的層次高。其實所謂的外星人那就是在人類文明“末期”開門的時候混進來的。我們在第七章中將要給大家討論的關於“1644年的意義”實際上也與此有關。

不知道是否有讀者看過《月唐演義》這本書?《月唐演義》,就像《封神演義》一樣,一般人們只是當成隨便的《演義》而已。其實《月唐演義》所講的就是“天子時代”走到文明的中間階段、也就是走過中間節點之後所發生的超越人類力量的人類文明機制調整的事情。為此青龍星與白虎星需要幾次下界,調整大唐江山的安排。這些事件所對應的時間點,恰恰是“天子時代”在時間結構上的黃金分割點附近的事情,也就是大唐李隆基時代的事情。

可見“天子時代”三階段“天門開啟”的效果不同。第一個階段決定人類文明的DNA,播撒思想的種子,是最正性的;第二個階段主要是調節的意義;而第三個階段,也就是末期階段,一旦“天門開啟”,混雜進來的因素就會很多。其實當今的人類社會形式,在很大程度上與第三階段“天門開啟”時混雜進入人間的因素有關。

這裡本人還是需要再給大家說明一下,本章十論的觀點其實都只是代表本人的個人觀點。都只是從本人的認知體系中推理出來的東西而已。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