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3年7月2日 星期二

公元前10500年古文明秘密

.
公元前10500年是一個神秘的年份。在埃及、柬埔寨的古代遺蹟中,特別是重要的宮殿、建築中都處處透露出有關這個年份的信息。在埃及和柬埔寨人心目中,天空都是神聖的,他們力圖令自己的建築與天上的星座相呼應,成為「天空之鏡」。


埃及的金字塔一向都被認為是法老王的墓地,事實果真是這樣嗎?當我們來到安放皇后棺材的最大的「墓室」時,可以看到一個方形的洞,一直穿向遠處。經計算發現,通過這個洞的細長隧道直指天上的天狼星。而天狼星在埃及神話中是代表諸神的母親。另外,將三個主要的金字塔連起來看,便可發現,它們與獵戶座剛好對稱。獵戶座在神話中也是一個最為重要的神——相傳法王便是獵戶座的兒子,死後會回到天上與諸神相會。由此可以推測,金字塔並不是墳墓,至少不僅僅是墳墓,它們極有可能是法老王在地下學習,為以後升天作的準備……

比起埃及的文明,東南亞的柬埔寨的歷史就顯得沒有那麼遠古——遲了數千載。而在吳哥的神殿中,卻有著世界上最古老的、最長的石刻畫,裡面記載了一個傳說:一群善良的神與一群邪惡的神在合力攪動一支「巨棒」——蛇,從而令「銀河海洋」不斷轉動。眾所周知,從地球上看,所有的星座都在圍繞地軸轉動,假設速度變快,明顯地,地軸並不是垂直的,而是像陀螺一樣有一定的傾斜度。這個巨型的「陀螺」每個週期為25920年,即每72年轉一度,每54年轉四分三度——這就是著名的進動定理。在這個建築中到處可見這些有關「進動係數」。如整個建築的中軸線偏離正北四分三度,這意味著建築上的人可以提早三天預見到冬至的到來。

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整個柬埔寨的古建築對應著天龍座。但星座是不斷移動的,按實際建築年代看,當年應該看不到天龍座。而用計算機推算出,天龍座出現在天空最低點的年代恰好是公元前10500年。

吳哥金字塔建築型為「曼陀羅」。有人曾說:吳哥窟是天龍星座的翻版,將天龍星座的星體連成一線,在將至少15個吳哥主要金字塔狀四秒相連,兩者的線條走位實在太過相似.這般複雜又細密的近似形態,若說這是僥倖,那也未免太神奇了。當天龍星座和吳哥寺廟皆朝向北面時,天龍星座不但坐落於吳哥正上方,就連星體之間的距離也幾乎和地面相對應點間的距離完全相同。而在瞭解到當時所使用的並非詳細的星座照片,而是人工所繪製的地圖時,更會感到確實相當精確。

在加入了時間因素之後,整個天地對照形態更為一目瞭然:一邊是吳哥——天龍星座,另一邊則是金字塔——獵戶星座,二著皆出現完美的對應。並在公元前10500年春分日出時刻隔著子午線遙遙相對。就在這一刻,觀察者可以發現已於東方高掛的獅子星座與人面獅身像,恰呈現在同一方位。

獵戶星座和天龍星座,二者因為歲差運動的關係,有如蹺蹺板的兩端呈現一上一下的相對位置。電腦模擬告訴我們,兩個星座的反向運動位為等速。當天龍星座達最底點時,獵戶星座正好位於最高點,接著二者又開始分別穩定上升與下降。其各自上(或下降)一次損耗時將近13000年,如此永久休止地循環下去。

更奇妙的是,吳哥和埃及基沙金字塔分別成功捕捉到位於最高點的天龍星座和位於最底點的獵戶星座——正好是半個循環的結束點。我們也知道當時正好是公元前10500的春分清晨.

自公元前10500年至今,兩個星座又已歷經了完整的半個循環。現在的天龍星座正接近它的最底點,而獵戶星座則接近它的最高點。也就是說天龍星座與獵戶星座又準備開始反轉運動了.

埃及金字塔與吳哥金字塔的相似點:

天:模仿同一時期的天空(公元前10500年)。

地:透過玄妙的天文線索彼此相關。

時間:以後慢的歲差循環運動衡量。

靈魂:萬物歸一。尋求永生。

神話傳說。吳哥壁雕傳說中的魔與神可以對照埃及的「荷羅斯神「和」塞特神「.獵戶星座/歐西里斯傳說與古埃及的男女獅神神話.(全都與時間循環有關)

我們將視線重新投向埃及,在這裡除了金字塔外還有另一世界奇蹟——獅身人面像。如果說金字塔是「墓室」,那獅身人面又有什麼用呢?為什麼是「獅」而不是其它動物?我們相信這也與天文現象有關。我們試將星象圖重置於公元前10500年,發現出現在地平線上的剛好是獅子座,並正對著獅子像的眼睛。兩個外貌相差十萬八千里、時間上也相差上千年的建築,卻同樣指向10500年的星座。

公元前10500年,的確是一個神秘的年份。在古老國度中,北有柬埔寨吳哥殿正對天龍座,南有埃及的獅身人面正對獅子座,東有金字塔正對獵戶座,以此類推,西面也必定有著同樣的古蹟。據日本的那國島研究表明,海底的確有一座神秘的城市,共有六層樓高,其底邊長與金字塔一樣。城市朝南而建,中有一條六七十米的窄道自西向東伸延,兩個巨大的柱敦,似乎剛好能放下英國巨石陣的石柱。如此看來,整個地球上有許多古蹟似乎都與天文現象有著密切關聯。

在埃及金字塔中,進入到最隱蔽的石室中,便可發現這裡刻劃著法老胡夫的名字,這是整座金字塔中唯一有胡夫名字的地方,這也是「金字塔不是墓室」推論的重要證明。但儘管如此,它還是有其獨特之處,這一石室所在的金字塔剛好建在北緯30度,中軸對準了正北。埃及人以靈魂學、天文學、數學結合在此埋藏著不死的契機。石棺以100塊磚徹成,長寬比為2:1(長為20 尺,寬為10尺),斜面的三角形也符合「黃金分割」,而「黃金分割」定理卻在此後的上百年才由希臘科學家發現。明顯地,埃及人民在此之前已經有這一概念。 墨西哥尤卡坦島上的方頂塔,在正東、南、西、北各有一條樓梯,每條有91級,四條合共同364級,再加頂點的一級,共365級,正好是一個太陽年週期。夏至和冬至兩天在東、西兩條軸線上便可看到日出。建造它的瑪雅人的日曆比今天的還要精確,它甚至可以推算出1000年後——1991年的日食現象。在150年前,在方尖塔上每年都有兩天可以看到太陽出現在頭頂。如果用一種特別的計量單位測量便發現,整座塔的體積剛好是地球的十萬分之一。專家認為,古人以線代表平面,平面代表空間,空間則代表了時間(公轉時間)。

在秘魯,有著令無數科學家難以解釋的巨型石圖。它的全貌只能從飛機上才能看清,然而在數千年前興建時,根本沒有這樣的交通工具,這樣連綿數千萬平方米的圖形究竟有何用處呢?有人說是外星人興建用作「降落跑道」,也有人說是古人求雨的用具。根據分析,我們發現其中的巨型蜘蛛竟是記載獵戶座長期以來的運行軌道。

七大洲中最後來到歐洲,這裡到處可見有著5000年歷史的圓石陣,而且每個都有與天文學有著密切關係。排成圓形的石陣,前面一塊有一個看似無意之作的缺口與後面的石柱剛好形成一個小窗口,每年最長的日子透過這個窗口便可以看到日出。而且每隔19年月亮下山時便會落在圓石陣的正中央。其中的巨石陣是一個著名的圓石陣,在四個方向上各有一個觀星點,南北向的兩個觀星點所形成的直道也是可以看到一萬年前的月亮降落。 英格蘭尤菲頓的白馬像和秘魯的巨型蜘蛛一樣也是記載星座軌跡——5000年前的金牛座,牛頭正對馬頭,牛角則在尤菲頓山上緩緩升起。傳說在一萬到一萬三千年前在法國的卡納有一個古國,冰河時期被水淹沒,在同一地點的小島上的圓石陣可以證明這一傳說。那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圓石陣,其形狀蘊藏著地球的圓周、經緯等數據。島上的錐形土墓下有一個石室,牆壁上刻劃著奇怪的圖案,那是代表著冬至當天的日出軌跡,因為古人相信在冬至這天時空將出現裂痕,亡靈可以由此過渡至聖山。

墨西哥的拉維達,3500年前奧梅克人在這裡孕育了燦爛的文化,這種文化與整個美洲文化緊密聯繫。那裡遍佈石像,有的甚至重達60噸。按一向的常識,美洲人應該是由冰河時期從白令海峽過來的亞洲人的後裔,但這裡的石像卻是明顯的是非洲人,並且多是坐著小船四處漂流的留大鬍子的神,帶羽毛的蛇也經常出現。因為相傳是飛蛇將建築術帶到中美洲。那麼究竟是哪個失落的民族將他們的文明向世界各地撒播,令各地都有著相似的建築、相似的天文意念?太平洋復活節島上的石像是解開這個迷的關鍵。這裡的佈局與其它地方一樣,記載著日出與星像在11000—13000年前的位置。太平洋的龐柏拉島上有一個古廟「南馬杜」,相傳是兩兄弟看到海底之城後建造的,四條巨柱對準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在世界上各式各樣的文明當中,有600多個曾記載著同樣的神話:一次特大洪水令世上一切文明毀滅,只有航海家倖存下來,他們乘坐船隻流浪到世界各地,也將先進的文化帶到各地……

埃及的吉薩、柬埔寨吳哥、龐柏拉、復活島這四個地方絕非隨意選擇,根據前面提及到的「歲進」——所有的星象每72年轉一度,而吉薩與吳哥剛好相差72度,龐柏拉與吳哥還有復活島則相差144度,而且三個地方都有「世界中心」之稱。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些地方都是古人觀測天象的網絡站。而且古人明顯已經測量過地球的大小,並以一定的比例尺寸重現在建築中。牛頓在十八世紀測量地球體積時,參考了埃及人的方法,用金字塔的影子去估算,而這種辦法很可能在上千載前就被發現和應用。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文章可以轉貼嗎?可以,不過要註明出處、標示本站連結。
※建議瀏覽器:Chrome 或 Firefox 或 Opera 或 IE7以上

總瀏覽量